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表弟迷奸丝袜熟母

  表弟迷奸丝袜熟母
我的名字叫黄阳,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从小就喜欢熟女的丝袜,尤其是那种深肉色的短丝袜。每次看到家中的长辈和学校的老师穿丝袜的样子,我的鸡巴就会悄悄地勃起,幻想自己用熟女长辈的丝袜脚打飞机的情节。

我的家庭是个平凡的工薪家庭。爸爸是国企员工,由于工作单位离家远,因此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妈妈名叫姜红,今年47岁,长得白白的,身材微胖,虽然不是什麽美女,但是非常有熟女的味道。妈妈原来是做丝绸销售的,后来到了私立培训学校做行管人员,主要是管理人员资料,帮着拍拍宣传照片之类的。妈妈平时爱穿丝袜,连裤袜、短丝袜她都会穿,袜子的颜色有深肉色、灰色、浅肉色、黑色之类的。我从小时候就喜欢妈妈的丝袜脚了,特别是深肉色的短丝袜,就是那种棕褐色的丝袜。

从初中开始,我就偷偷地玩妈妈的丝袜,那时还把妈妈的丝袜幻想成别人的丝袜,用丝袜裹着鸡巴打飞机,我最喜欢深色的袜尖划过龟头的感觉,经常会把精液射在妈妈的丝袜上。初三的时候接触了黄文,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了世界上竟然还有那麽多同好,变得更加疯狂地玩弄妈妈的丝袜了。

有一天,我的小学铁哥们来我家玩,我发现他竟然会偷窥我妈妈。每次妈妈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看;当妈妈上厕所的时候,他也会躲在厕所门口,假装路过厕所门口,实际上他是在偷听妈妈上厕所的声音;妈妈在房间睡觉的时候,他会趁着我上厕所的空隙,悄悄溜进妈妈房间。我从厕所出来后,正好撞见他跪在床前,偷闻我妈的短丝袜肉脚。我并没有说破他的这些行为,甚至他偷闻妈妈丝袜的样子让我特别兴奋。当天晚上,我梦到了妈妈穿着深肉色短丝袜躺在床上,我过去用鸡巴摩擦她的肉色丝袜脚,感觉没几下就射了,醒来后发现遗精了。

从那天开始,我每次偷玩妈妈丝袜的时候,我都会幻想妈妈穿着短丝袜帮我或者其他人打脚枪的情节。我和别人的精液射满了妈妈的脚底板,妈妈就穿着脚底沾满精液的丝袜,套上鞋子去上班了,当她脱鞋子的时候,满鞋子都是骚臭的粘浊精液。一想到妈妈的丝袜脚粘满了精液的样子,我就很兴奋,觉得怎麽撸都撸不够。

上了高中后,我开始喜欢迷奸这个玩法。我尝尝意淫妈妈被人下了迷药,昏睡过去后,被别的男人玩弄丝袜脚,然后迷奸肏屄的情节。只是没想到,我妄想的情节真的会发生,甚至事情的发展会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那天是暑假,表弟来我家玩。表弟名叫陈松,今年在读初中,他管我妈妈叫大姨。妈妈每天中午会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她会回家帮我做饭,然后躺在沙发上午睡一会。

表弟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到我家的,他带了一瓶中瓶装可乐,他把可乐放进冰箱后,告诉我说,可乐先冰一下,待会完午饭再喝。我同意了表弟的建议,就和他一起玩了电脑游戏。

中午妈妈下班后,她看到表弟在家里,就做了三人的饭菜。吃完饭,我和表弟继续玩游戏,妈妈在收拾桌子。

表弟突然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可乐,道:「大姨,这是我今天带来的可乐,天气那麽热,正好可以喝点冰可乐,你也喝点吧。」

妈妈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道:「我不渴,你和黄阳喝吧。」

表弟直接倒了三杯可乐道:「大姨,我都倒了三杯了,你就喝吧。」

「好吧,那我就喝一杯,这天气怪热的,陈松你去把空调开了吧。」妈妈看到表弟已经倒了三杯可乐,便笑着接过了一杯。

表弟又跑到我的房间,递给我一杯可乐,接着回到客厅打开空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有点奇怪表弟怎麽不来玩电脑了?不过正好,他不和我抢电脑玩,我自己玩个痛快。此时,我正玩得紧要关头,便没有去喝可乐。

妈妈喝了可乐,把碗筷洗了后,就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和表弟一起看电视。

玩了一会后,我们被对面翻盘了,对面还发来了嘲讽的文本。我心里又气又恼,一不小心动作太大打翻了可乐。我急忙把倒出来的可乐擦干凈,杯子里只剩下小半杯可乐了。现在我没了玩游戏的兴致,心里闷闷的,又有点犯困,便躺在床上打算小憩一会。

可我眼睛才闭了没多久,就听到表弟的脚步声,他走到我床边,轻声唤道:「表哥?表哥你睡着了吗?」

我有点迷糊,不太想理他,就假装睡着了,不去理睬表弟。

表弟又推推我的身体,确认我确实睡着了,便嘿嘿怪笑几声,又离开了我的房间,顺便关上了房门。

我被表弟的怪笑声弄得困意全无,心里好奇他究竟在搞什麽鬼。于是我爬起来,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房门静静地打开了一条缝,并没有发出「吱嘎」之类的响声。

我看到表弟正站在沙发前,推着妈妈的胳膊,问道:「大姨,你睡着了吗?」

「大姨?姜红大姨?」表弟的声音变得很亢奋。

妈妈睡得好死啊。表弟干嘛要把我和妈妈叫醒呢?

表弟看到妈妈没有醒来,就蹲在妈妈脚边,用手摸着妈妈的丝袜脚,嘴里说道:「大姨,我等今天好久了,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玩玩大姨你的丝袜大白脚了。表哥那个大傻帽也喝了可乐,现在和大姨你一样,睡得像头死猪了。」

听到表弟的自言自语,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说,表弟一直喜欢我妈妈的丝袜脚吗?他在今天的可乐里下药了?他不会真的想对我妈妈出手吧?」

虽然,听到表弟说我是大傻帽,我想沖出去揍他一顿,但是看到他摸我妈丝袜脚的模样,我心里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鸡巴竟然勃起了。

妈妈今天穿一件花布连衣裙,脚上是一双深肉色的短丝袜。她睡觉时,双手压在脑袋下,露出了腋下浓密的腋毛。妈妈紧闭双眼,嘴巴微张,胸口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起伏着。

表弟挠了挠妈妈的丝袜脚底板。妈妈的脚反射性地动了动,被丝袜包裹的白皙脚趾蜷曲了一下。「姜红大姨,你的老骚脚很怕痒吗?姨父平时很少关注你的大白脚吧?今天就让你的好外甥来玩玩你的丝袜臭脚吧,保证让大姨你的丝袜老脚爽歪歪。」

我看着表弟用嘴含住了妈妈的丝袜脚,舔着脚趾、脚底板、脚后跟。他把舌头伸到了脚趾缝之间,来回舔着,又仔细地舔了妈妈脚底的每一个老茧。不一会,妈妈的两只脚的脚趾、脚底、脚后跟的丝袜都被表弟的口水弄湿了。


「真棒,姨妈的臭脚真够味,比我妈的脚都要棒,不愧是四十几岁的熟女老骚货啊,长了一双天生勾引男人的骚蹄子啊。」表弟舔够了,把嘴里多余的口水擦在了丝袜的袜口处。

听到表弟叫我妈妈是熟女老骚货,我心里不怒反而更加兴奋,而且我听到表弟说他玩过他自己妈妈的丝袜脚,我的鸡巴就胀得更厉害了。小姨一直也是我意淫自慰的对象,早就想好好玩玩小姨的丝袜美脚了,只是我向来有贼心没贼胆,从来不敢行动罢了。我想象着小姨的样子,用手隔着裤子摸着勃起的鸡巴,继续偷看表弟玩弄我的妈妈。

妈妈的小腿很白皙,也肉肉的。表弟摸着妈妈的小腿,嘴里啧啧道:「好一双大白腿,平时我光过眼瘾了,今天终于能过过手瘾了。嘿嘿嘿,姨父,我在摸你老婆的大白腿哦,只有你有资格摸的大白腿现在正在被你的外甥摸哦。黄阳,你妈妈的腿在我手里,我想怎麽摸就怎麽摸,你羡慕吗?哈哈哈。」

表弟帮妈妈把连衣裙脱了下来,妈妈露出了米黄色的内裤和胸罩。妈妈的小腹有小肚腩,肉嘟嘟的,她的胸部不大,在胸罩的塑形下,看起来还算丰满。

表弟的手指顶着妈妈的肉屄部位,隔着内裤玩弄着妈妈的老肥屄,「姜红大姨,你的老屄舒服吗?是不是很喜欢外甥帮你指交啊?」

妈妈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她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明显是被表弟弄出感觉来了。她的内裤裆部渐渐地湿了,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骚臭味。

表弟在内裤裆部舔了舔,抿嘴道:「大姨,你的骚水味和我妈的骚水味一样,不愧是姐妹啊,不知道外婆的老屄是不是也是这个味。」

他脱下了妈妈的内裤和胸罩。妈妈的骚屄又黑又肥,正在冒着骚水,阴毛又多又密,被淫水打湿了。妈妈屁眼的褶皱是灰色的,在屁眼周围还长了不少粗长的肛毛。

「看来,大姨的老屄被姨父肏得不少,已经是资深黑木耳了啊。」表弟对着妈妈的老骚屄评价道,「也难怪,这麽骚的肉屄,姨父怎麽会忍得住呢?要是我是姨父的话,一定天天肏大姨的老屄,每天让大姨像母狗一样在身下发情浪叫。」

妈妈的双乳失去了胸罩的定型,向身体两侧拉耸着。她的乳头和乳晕都很大,而且黑得有些发紫,乳晕周围有不少鸡皮疙瘩的凸起,黑乳头高高翘着,正处于兴奋状态。妈妈的双乳很白,乳房下的青筋清晰可见。

表弟咬着妈妈的乳头吮吸着,说道:「大姨,外甥在喝你的奶奶,吃你的姨妈大奶子。这里是不是只有姨父和表哥吃过啊?现在它是属于我的,你亲外甥的。」

「嗯……」妈妈的乳房被刺激后,她发出了一声妩媚的呻吟,屄里的骚水分泌得更多了。

「姜红大姨的奶子被我吃出感觉了,真是个不知羞耻的骚货长辈,竟然被亲外甥吸奶吸得发情了,你平时教训我的长辈样都哪去了?」表弟又把头伸到了妈妈的腋下,嗅着妈妈胳肢窝下的腋毛,「大姨你腋下的汗味好重啊,不过我最喜欢你这里的味道了,这种熟女的腋下味道就是用来勾引男人发情的信息素啊。」

我看着闻舔妈妈腋下的表弟,心中吃惊不小,平时完全看不出来表弟还有这种爱好啊,喜欢女人咯吱窝和腋毛的味道。

表弟放下妈妈腋下后,抱着妈妈的脸吻了起来,亲着妈妈的整张脸,用舌头舔过妈妈的额头、鼻梁、脸颊、嘴唇、耳垂、鼻孔等部位,然后他翻开了妈妈的眼皮,舔着妈妈的眼球。最后,他把舌头伸进了妈妈嘴里,玩弄着妈妈的牙齿和舌头,和妈妈发生着舌吻。表弟吃了不少妈妈的口水,也往妈妈嘴里吐了不少口水,还笑着说:「姨妈吃外甥口水,是老骚货发情要吃春药;外甥吃姨妈口水,是乖孩子征服熟女长辈,口水是赐予臭嘴姨妈的恩赐宠幸。」

「大姨,大姨……我爱你……我爱你,姜红!我喜欢你,姜红姨妈!」突然,表弟猛烈地吻着妈妈,嘴里开始断断续续地说着发情话,估计是他自己也开始发情了。他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身上的衣裤,露出了粗长的黑鸡巴和大黑卵蛋,黑鸡巴顶端的紫红色龟头正在滴着一丝粘液。

我看到表弟的大鸡巴,顿时感到自愧不如,我和爸爸的鸡巴还没表弟鸡巴一半长呢。剎那间,我产生了出去阻止表弟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马上我又兴致勃勃地看着表弟继续玩弄我妈妈。

表弟用龟头蹭着妈妈的丝袜脚底板,又用两只脚底夹住鸡巴拉回摩擦着,「大姨,我爱死你的臭脚了,你的丝袜脚好棒啊,哦哦哦,好舒服,好想射精啊~」

眼前表弟玩弄妈妈丝袜脚的场面是我一直以来用来自慰的情景,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发生了。我感到鸡巴一抽,一股精液射到了内裤上。虽然我射精了,但鸡巴仍旧硬硬的,丝毫没有软下去的意思,我继续隔着裤子揉搓鸡巴自慰。

「哦!不行了!姜红你的丝袜母猪蹄子太舒服了!我来了!」表弟大叫起来,鸡巴内的精液射在了妈妈的丝袜脚底。他射出来的精液很多,把妈妈整个脚底板都糊住了,还有不少精液滴落在沙发上。

表弟分开妈妈的大脚趾和二脚趾,把鸡巴插到两只脚趾的缝里,用脚趾牢牢夹住了鸡巴,然后他握着妈妈的脚前后动着,让妈妈的脚趾把鸡巴里的残精挤压出来。龟头上喷出了不少残精,表弟把这些残精擦在了妈妈的丝袜脚背和脚踝处。

「老妖精,你的丝袜脚真是最棒的春药啊。」表弟摸着妈妈的奶头,休息了一会后,他的鸡巴又高高翘起了。

他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昏睡中的妈妈,妈妈的两只丝袜脚和双手无力地往下垂着乱晃。表弟在妈妈脸上亲了下,笑道:「宝贝大姨,我们去你床上好好玩玩吧,我要在你和姨父平时做爱的床上肏你的老骚屄,把你的屎尿肏出来。」

表弟没有发现我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他抱着我妈妈直接进了妈妈的卧室。进卧室后,表弟用脚往后一勾,关上了卧室门。

我从房间里出来,把耳朵贴在妈妈卧室门上,小心翼翼地听着房内的动静。卧室门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房内的声音我能听得很清楚。

「来吧,大姨,让外甥帮你的老骚屄止止痒。」门内传来了表弟的声音。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兴奋的样子。

「哦……嘿……欧……」接着门内传出表弟喘着出气的声音。不时还有「啪啪啪」的撞击声。

我猜到表弟一定已经开始奸汙我的妈妈了。那个曾经孕育过我的阴道正在被表弟玷汙,这个只有爸爸才能把鸡巴插进去的地方,现在竟然被妈妈的亲外甥侵犯着,他正在行使我爸爸才有的权利。我心中产生了一股无明业火,心里除了愤怒和难过外,更多的是嫉妒和羡慕。

「妈妈被迷奸了,被表弟迷奸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这句话还在脑中回蕩。我摸着胀大的鸡巴,想象着妈妈和表弟做爱的画面,口里轻声道:「姜红,我的好妈妈,儿子的鸡巴好胀啊……」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妈妈的声音:「老公……」

我吃了一惊,难道妈妈醒了?

房间里,表弟的喘息声和啪啪声骤然停了数秒,随即啪啪声又继续响起。

「老公……好猛……肏我……肏我的屄啊……你今天……好厉害……」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用力……用力肏红红的屄啊……干死红红……」

「妈的,老骚货做起春梦来了,」表弟说道,「你把我当成你老公了?你老公哪有我这麽大的鸡巴啊?好老婆红红,哈哈哈……」

原来是妈妈在做春梦,说了些梦话。我心里松了口气,说实话我内心希望表弟再多肏一会妈妈的骚屄。话说回来,我为什麽那麽贱啊?那可是我亲妈啊,但是我就是想让表弟多肏一会,也不知道我为什麽会有这种想法。

忽然,妈妈的声音变了:「啊!是谁!?你是谁!」

「啊!大姨……」表弟的声音变得很慌张,「你怎麽醒了?」

「你在干嘛?你!小畜生!我可是你亲姨妈啊!」妈妈的声音异常尖锐,还带了点哭腔。

「妈的!你是我亲姨!对!我就是要肏亲姨的老骚屄!」表弟大声说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语气。

「不可以!你快放开我!我们不可以的!」妈妈哭喊起来,「这是乱伦啊!你这个畜生!我是你姨妈!我是你亲姨妈啊!」

「大姨!姨妈!你是我亲姨妈!我就是要肏你,我要肏我妈妈亲姐姐的老屄!」

「救命啊!来人啊!强奸了!黄阳救命啊!」妈妈呼救起来。

「呜……呜……」妈妈好像被捂住了嘴巴。

「不要叫了,黄阳就睡在隔壁,难道你想让他来看亲妈和表弟肏屄吗?反正我已经肏你了,哪怕有人把你救了,也改变不了我们已经发生性关系的事实。」表弟压低声音道,「要是让人知道你被亲外甥强奸了,以后你可怎麽做人啊?你儿子和老公会怎麽看你?你好好想想,我松手了,你别再乱叫了。」

「不要……你放过我吧,今天的事,我不会乱说的,」妈妈低声哭着求饶道,「你就看在我是你亲姨的份上,放过我吧。」

「不行,我从小就喜欢大姨了,一直想办了你这个长辈阿姨,今天终于能得到你了,我怎麽可能放弃呢?」表弟一面说着,一面不停地肏着妈妈,房间里的啪啪声就没有停过,「大姨,我劝你还是乖乖地配合吧,结束后我就会放了你。」

「呃……呜……求求你……停下来吧……我和你是近亲,又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对我啊……你会天打雷劈的,你妈妈会打死你的……」

「我妈妈?我妈妈早就迷上我的大鸡巴了,不过你可不能把我们的事告诉我妈,不然她可是会吃醋的,哈哈哈……」

「你……畜生……你把你妈也给祸害了啊!你不是人!是恶魔!是畜生!我要报警抓你,要打死你这个孽障!」

我听到表弟已经征服了小姨,心中又吃了一惊。妈妈家一共是三姐妹,妈妈是大姐姜红,二姐是姜玲。三妹是姜秀,也就是陈松的妈妈,她开了家饭店。这姜家三姐妹都爱穿丝袜,各个都是熟女阿姨。

听着妈妈哀嚎求饶的声音,我感觉又要射了。

「对,我是畜生,你现在被畜生肏着,你也是畜生吗?你是母猪,还是母狗呢?」表弟无耻道,「我们都流着姜家的血,我们是血浓于水啊。我是畜生外甥,你是牲口姨妈,我要你像母狗一样和我交配!」

「不要!你怎麽变成这样了?我们姜家到底造了什麽孽,生出了你这个畜生啊?」妈妈呜呜哭着,「哎哟!你干嘛?别舔我的脚。」

「大姨,我喜欢死你的丝袜骚脚了,从小我就想舔你的丝袜脚,今天你这双短丝袜骚蹄子是属于我的,我不光要占有你的阴道,还要征服你的丝袜脚。」

「变态!舔脚贱胚!」妈妈口里低声骂着。

「哦……好紧……大姨你那麽大年纪了,骚屄还是那麽紧啊,看来姨父的鸡巴不大啊。你的奶头好黑,好大啊,是因为被表哥和姨父吸过的关系吗?」

妈妈没有回答表弟的言语。

表弟又问道:「大姨,你的奶头真好吃,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产奶?」

「你……别舔那里……」妈妈低声呻吟道。

「哪里?大姨你不让我舔哪里?你不把部位说出来,我怎麽知道啊?」

「就是……奶头……你……快住手……呜……不要……」妈妈的声音颤抖着。

「看来,大姨的弱点是黑奶头啊。兵法云: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我必须攻击你的弱点才行啊。看我的!」

「呜啊!别啊!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好外甥,饶了姨妈吧……别这样……别舔了……」妈妈带着哭腔的声音里竟然夹杂着一丝暧昧享受的味道。

「你干嘛把我翻过来?你要从后面进来?这种姿势不是和……」妈妈突然惊呼道。

表弟接着妈妈话说了下去:「和狗一样是吗?我就是要像公狗肏母狗这样肏你,让你尝尝做母狗姨妈的滋味。」

「不……你不要……呜!好大!快拔出去!」

「大姨舒服吗?外甥的鸡巴大吗?是不是比姨父的大啊?」

「呜……出去啊……别再更进来了……到底了!救命……你到底了啊……」

「大姨,你快说谁的鸡巴大?不然我继续往里面去了哦,到时候鸡巴进了子宫,在你的子宫里乱撒尿,我可不管了哦。」

「你……你的大……」

「哦?你说什麽?说完整一点,是外甥的鸡巴大,还是老公的鸡巴大?」

「外甥的鸡巴比老公的大……」妈妈啜泣着说出了这句话。

表弟兴奋起来了:「好啊!就让我用这根外甥大鸡巴好好来伺候大姨的老骚屄吧。」

「啪啪啪」

「不要……饶了大姨吧……」

「啪啪啪」

「大姨,姜红姨妈,我肏死你……肏烂你的老骚屄……」

「啪啪」我听到两下不同于之前的撞击声。

「不要打我的屁股,疼……」

「哈哈,大姨被我打屁股了,你的大白屁股被我打红了,谁叫你乱扭屁股勾引我的?」

「啪啪啪」「啪啪」肏屄声和打屁股声混杂在一起,从房内传来。

我听到妈妈被表弟打屁股的声音,当场射了出来,忍不住轻声叫道:「打得好!打烂我妈的大白屁股,打得她坐不了椅子,屁股肿得穿不上内裤。」

「呃……那里是屁眼,脏……你快把手指拔出来啊……」

「大姨,我的手指好臭啊,你闻闻。你把我的手指舔干凈,不然打烂你的屁股,捅穿你的子宫!对,就是这样舔,大姨真乖。」

我想象着妈妈舔表弟沾满汙垢的手指,下面又硬了起来,今天无论我怎麽射精,总是能马上再硬起来。

「姜红大姨,肏屄舒不舒服啊?喜欢吗?」

「呃……哦……不……呜……」

「你说什麽?说实话!」表弟咬牙切齿道,做爱的啪啪声更响了。

「舒服……大姨舒服……」

「哈哈哈,大姨你终于说实话了,作为奖励,我就使出全力来伺候你吧。」

「啊!不要……太激烈了……呜库库……怎麽会……这麽舒服……我的身体……好奇怪……我……我……」妈妈的话语断断续续的。

「肏死你,姜红老骚货!肏烂你的长辈老骚屄!」

「慢点,松松你慢点……肏死姨妈了……姨妈的骚屄不行了……松松你干死我吧……用鸡巴弄死大姨吧……」

「姜红,你的骚屄是我的!是我陈松的!你的屁眼和丝袜臭脚也是我的!还有你的大黑奶和臭腋毛全是我的,你全身都属于我!」

「都给你,好外甥,大姨的东西都是你的……姨的屁眼、骚屄都是你的……姨的丝袜脚和奶头全是好外甥的……我全身的骚肉都是属于陈松的!大姨全给你!」

我听到妈妈发情后,嘴里说的浪话,楞了好几秒钟。这还是我平时认识的妈妈吗?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难道这才是妈妈的本来面目?

「姜红,我爱你!我好喜欢你,你是我的姨妈老婆,叫我老公!」

「老……老公……哎呦……太大了……弄死老婆了……好老公的鸡巴好大……用力肏老婆大姨的老屄……用力……干我啊!」

「好的!我要干死你红红老婆,我要肏烂你的老骚屄!把精液送入你的阴道和子宫,肏大你的肚子,让你怀孕,让你生黄阳的老子宫怀上亲外甥的孩子!我要你为我生孩子!帮黄阳生个亲弟弟。」

「呃……啊……红红要为亲外甥陈松生孩子……我愿意怀上你的孩子……肏大姨妈的肚皮……红红要帮松松生儿子!」

「来了!姨妈!我要射了!你要好好接收我的精液啊!」表弟大叫起来。

妈妈也呼应道:「啊啊啊!我也到了!要吹了!要泄了啊!红红姨妈老婆要高潮了啊!」

随后,房内陷入了沈静。我贴着房门仔细听着,不知道里面到底如何了。

过了一分钟左右,听到妈妈开口道:「你快下去吧,我这个姿势真的会怀孕的。」

表弟却说道:「我就是想让大姨你怀孕,让你的卵子被我的精子侵犯,让你变成大肚子姨妈。」

「真这样的话,我还怎麽见人啊,你这个小畜生。我要去穿衣服了,今天的事,你不準说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的,大姨,今天的事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你的衣服还在沙发上呢。」

我听到他们从床上下地的声音,急忙跑回了自己房间,关好了房门,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

过了几分钟,有人打开我房间的门进来了。

「表哥?」原来是表弟进来了。

「嗯?」我假装刚刚睡醒的样子,「什麽事啊?」

「没事,就是看看你醒了没有。」表弟一屁股坐在电脑前玩起电脑游戏,好像刚才他和妈妈一番风云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我盯着表弟看了一会,便去了客厅。妈妈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电视。妈妈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刚才哭过,她呆滞地盯着电视机,明显心思没在电视节目上。

「妈妈,你怎麽了?怎麽在发呆,有心事吗?」我看着发呆的妈妈,脑子里幻想着表弟迷奸妈妈的景象,鸡巴勃起了。

妈妈回过神来,「没什麽,我在看电视呢。」

「哦。」我往妈妈房间里望了一眼,房间内床上的毯子皱皱的,明显刚才有人躺过的样子。

回到自己房间后,我和表弟一起玩着电脑。今天下午本来妈妈要去上班的,但是出了这麽档子事,她也没了去上班的心情,便请了假,整个下午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

傍晚,表弟厚颜无耻地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我和妈妈、爸爸,还有表弟坐在餐桌的四个方向,表弟的对面正好是妈妈。整场晚餐,妈妈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躲避着表弟的目光。表弟也不讲话,一直偷偷看妈妈。爸爸则在不断说着今天单位里发生的有趣事。我一边回应着爸爸,一边观察着妈妈和表弟的反应,脑子里又幻想起妈妈被表弟迷奸、强奸的场景。

吃完饭,妈妈在厨房里洗碗,爸爸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我看到表弟偷跑进厨房里去了,我心里怀疑他会去调戏妈妈,就偷偷地躲在厨房门外偷听。

「陈松,你干嘛?你姨父和表哥都在外面呢。」妈妈低声道。

表弟也压低声音:「好大姨,你的腿好白,好滑啊。」

「你别这样,我在洗碗呢。你别摸我腿啊,别掀我裙子……」

「你洗你的,我摸我的。不会被发现,嘻嘻嘻。」

「不要……别摸那里……我要叫人了,你快住手。」

「大姨,你想喊姨父和表哥来这里看你被我摸得发情的样子吗?」

「你!你无赖……你别摸我屁眼啊……」

「大姨,你帮我吃吃鸡巴,让我快点射出来,这样我就放过你。」

「你这个混蛋,你为什麽要这样对我?」妈妈的声音开始呜咽。

过了一会,厨房里传来「吸溜,吸溜」声,以及表弟的呻吟声:「哦,爽啊,大姨的臭嘴真是棒啊,技术不错嘛,你经常帮姨父口交是吗?」

「吸溜」「吸溜」「啧啧」「吸溜」「哦,出来了。大姨,你这个老妖精,嘴巴那麽能吸啊。张嘴给我看看,不错就是这样。动动舌头,搅一下精液,对对,就是这样。咽下去吧。」

「这样可以了吧?你快把你那东西收起来,滚出去吧。」妈妈啜泣着说道。

我听到表弟拴皮带的声音,马上躲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全是妈妈帮表弟口交的画面,虽然我没看到口交的场景,但是我完全能想象得出来,我忍不住用手撸着高高翘起的鸡巴。

晚上表弟住在了我家,他和我睡一张床。半夜的时候,我醒过来发现表弟不在旁边。我走到客厅里听到厕所里有动静,就贴在厕所门上偷听。

厕所里传来了妈妈和表弟交媾的声音。此时妈妈好像已经被肏得发情了,一直轻声叫唤着「好老公,陈松爸爸,干死女儿姜红,肏死大姨」之类的话语。而表弟则是喘着出气,一言不发的样子,像牛一样肏着妈妈的骚屄。

我听了一会,听到表弟和妈妈双双到达高潮后,便回到自己的床上装睡。表弟回来后,我也一直假装睡着。后半夜,我失眠了,一直想着妈妈和表弟的事,不知道以后事情会怎麽发展,但我能肯定表弟不会放过我妈妈的。我对于表弟做的事,既羡慕又有点生气。每当我想起表弟对妈妈的所作所为时,我都会感到很兴奋,妈妈被人侵犯,我的内心虽然会生气,不过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快感。我打算静观其变,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事态的发展,虽然这样做很对不起可伶的妈妈,我不配做妈妈的儿子,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妈妈被人迷奸、强奸。我亲爱的妈妈,对不起了,原谅你的窝囊儿子吧。

第二天一早,表弟就回家了。此后,直到我去念大学,表弟隔三差五就会来我家寄租,我知道每次他来的日子,妈妈总是会变得很异样。一开始妈妈躲着表弟,看到表弟就慌得不得了,但是慢慢地妈妈开始变得和表弟亲近起来,她有时会有意无意地提起表弟。后来,表弟来我家的时候,妈妈不再像以前一样不安了,她会看着表弟媚笑,甚至会和表弟用眼神交流。

在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在爸妈的房间里偷偷装了针孔摄像机,主要是想偷拍妈妈和表弟偷情的画面,顺便拍一些爸爸和妈妈做爱的视频。但是令我意外的是,我不光拍到了妈妈和表弟偷情的视频,在视频里还出现了我二姨姜玲和三姨姜秀的身影。

视频拍摄的时间是在某天中午,那天我和爸爸都不在家。二姨姜玲赤裸着身子,只穿了一双水晶短黑丝袜,她紧闭着双眼,昏睡在妈妈的床上。妈妈和三姨姜秀也脱得赤条条的,妈妈只穿着深肉色的短丝袜,小姨穿了灰色的短丝袜。

针孔摄像机装在电视下面的木柜里,妈妈和小姨躺在二姨的左右两侧,她们的脸正对着电视机,就好像对着镜头似的。

「老公,你快来嘛。」「好儿子,来妈妈这里,妈妈宠你。」妈妈和小姨对着卧室门口招呼着。

数秒后,表弟出现在画面中,他也脱光了衣服,只是下身穿了一条紫色的连裤开档丝袜,粗大的鸡巴从裤袜档口处高高翘起着。

「老婆,妈妈,松松来了。」表弟跳上床,摸着妈妈和小姨的老奶子。

「讨厌,今天的主角是你二姨,你别老是玩我们。」小姨笑着拍打着儿子的手。

表弟把注意力集中在二姨姜玲身上,点头道:「多亏了大姨老婆和妈妈老婆迷晕了姜玲这个老骚货,我才能有机会好好玩玩这个老屄。今天我就要达成迷奸姜家三姐妹的伟大壮举。」

表弟说着话,就扑在了昏睡的姜玲身上,他迫不及待地把鸡巴捅入了姜玲的老屄之中。之前妈妈和小姨已经用手指扣过二姨的骚屄了,所以现在二姨的骚屄湿漉漉的,还往外冒着白浆。

表弟一边肏着二姨的骚屄,一边举起二姨的腿,用嘴舔着二姨的黑丝袜脚底。妈妈跪在表弟的背后,自觉地帮表弟舔屁眼。小姨一屁股坐在自己二姐头上,用骚屄顶着二姨的鼻子玩耍。

「嗯……呜……」昏睡中的二姨皱着眉头,嘴里不断发出呻吟,也不知道她是爽呢,还是痛苦呢,又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肏了整整半个小时,他们的姿势已经换了三次了,表弟还没有射出来,他仍旧兇猛地撞击着二姨的骚屄。

突然间,二姨轻呢一声,竟然醒了过来。她意识到发生了什麽后,露出了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大姐?三妹?松松?你们……在干什麽?」二姨并没有挣扎,任由表弟肏着自己,她楞楞地看着脱得赤裸裸的姐姐和妹妹,根本没回过神来。

「呀?药下得少了。」妈妈从床头拿过一个玻璃瓶和一块毛巾,她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在了毛巾上,「妹妹你别乱动。」

「你……你要干什麽?!」看到妈妈拿着毛巾扑过来的样子,二姨终于开始挣扎了,「你们要干什麽!」

小姨按着二姨的双手,表弟压制着二姨的双腿。妈妈坐在二姨的肚子上,用毛巾捂住了二姨的口鼻。

「呜呜……」二姨徒劳地挣扎着,过了一小会,她的挣扎就变弱了。二姨翻着白眼,眼皮渐渐沈下。她努力想保持清醒,但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她陷入了昏睡中。

妈妈拿下毛巾,翻了翻二姨的眼皮,笑道:「这乙醚真好用,那麽快就把她弄晕了。」

表弟哈哈笑道:「好啊,就让我来彻底征服这位睡美人姨妈吧。」

在表弟迷奸二姨的期间,二姨还醒过来两次,但每次都被妈妈和小姨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晕了。可伶的二姨姜玲只能在迷迷糊糊中悲惨被自己的亲外甥迷奸了。

他们一直玩到下午五点多,表弟才抱着昏睡的二姨离开了卧室,妈妈和三姨穿好衣服后,也离开了卧室。

我看完视频,对着屏幕,第三次射出了精液,喘着粗气点开了下一天的视频……

后来我去念了大学。我的大学在外省,只有寒暑假才会回家。所以,我并不清楚表弟和妈妈她们的最新进展。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爸爸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和妈妈离婚了,原因是妈妈出轨了。我问爸爸,妈妈是和谁出轨的,爸爸并没有告诉我,只是在一个劲地叹气。我心里猜到了七八分,多半是表弟和妈妈的奸情被撞破了。

我请了假,坐火车赶回家里。家里只有爸爸在,妈妈已经搬走了。爸爸的眼睛红红的,并没有提起妈妈出轨的事,只是和我草草地聊了一下他和妈妈离婚后的打算。我安慰了爸爸一番,就离开家,去了妈妈在外面新租的屋子。

我敲了门后,来开门的是一位比妈妈大几岁的老阿姨,她留着头烫成棕色的短发,穿了条白色侧开裙子和黑色上衣,脚上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和红色凉拖。她叫王丽,是我妈以前的同事,也是我妈的好朋友。

我看到王丽阿姨的丝袜脚后,鸡巴竟然有勃起的沖动,「王阿姨好。」

「是黄阳啊,你快进来吧。你妈妈刚和你爸爸那个啥了,你正好来安慰她一下。」王丽阿姨带我进了妈妈的卧室。

卧室里妈妈坐在床边,二姨和小姨则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表弟也在屋内。表弟一看到我来了,无意间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我瞥了表弟一眼,心里冷笑数声,便坐在妈妈身边,搂着妈妈的腰,假意安慰妈妈,实际上我一直在偷偷瞄着在场的四位熟妇的丝袜脚。

待了一会后,我便以要回去再安慰一下爸爸为理由,起身告辞了。王丽阿姨本来想和我一起走的,但是她被妈妈硬留下了,非要她再陪一会。

我看到放在床头的玻璃瓶子和白色毛巾,又看到表弟舔着嘴唇看王丽阿姨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之后这里将会发生的事。

我离开了妈妈家,并没有回家,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爸爸和妈妈会离婚是我没料到的,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过妈妈和表弟的事会败露。其实我早该想到,天下无不透风的墻,这种事一直做下去的话,迟早会暴露的。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想起了妈妈、二姨、小姨看表弟眼神,真是令我嫉妒羡慕恨啊。我偷眼看着路边走过的穿丝袜的各位阿姨,把这些阿姨的样子和妈妈三姐妹的形象重合起来幻想,下面又渐渐硬了起来。

不久后,我又回到了学校继续念书。直到我毕业前夕,我收到了一封妈妈结婚的请柬,妈妈结婚的对象就是表弟。我请假回了老家,妈妈的婚宴摆在小姨开的小饭店里,亲戚朋友几乎都没来,一共只摆了两桌,而且这两桌还没坐满。

妈妈姜红穿着大红色的旗袍,脚上是一双深肉色的短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她把头发盘了起来,脸上化着浓妆,她的小腹凸起着,明显是怀孕了。

二姨姜玲穿了红色的连衣裙,脚上穿了黑色的短丝袜和一双白色的凉鞋,她也怀孕了,肚子凸得大大的。

小姨姜秀穿了紫色的礼服,下身是黑色的长袜,脚穿一双大红色鱼嘴高跟鞋。她正挺着怀孕的大肚子给大家发烟。

表弟陈松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戴了根花领带,乐呵呵地给大家敬酒。

在座的人全都表情很自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自在。我环顾着酒席上的众人,心中已经了然,这些会来参加妈妈和表弟婚礼的人,多半也都是些淫乱放蕩,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吧。

坐在我边上的王丽阿姨笑着对我说道:「黄阳,听说你二姨和小姨也离婚了?你两位姨父和她们还吵得挺兇的是吗?」

我看着王丽阿姨高高凸起的肚子,笑道:「这我倒不是很清楚,最近我学业忙,很少管家里的事。」

这时,坐在王丽阿姨另一边的一个胖子往王丽的碗里夹了一些菜,他笑道:「妈,你多吃点这个,你不是最近喜欢吃酸的嘛,这个味道好。」

我认识这个胖子,他叫徐伟,是王丽的儿子,我从小就跟着他玩。长大后,我们的联系就少了,要不是他喊「妈妈」,我都差点认不出他来。

徐伟搂着王丽的腰,另一只手摸着王丽的肚子,笑道:「妈,孩子在动呢。」

王丽扫了我一眼,用手拍着徐伟的手道:「你坏死了,那麽多人呢,回去再弄。」

我假装没看见王丽母子的互动,把目光转向妈妈和表弟。妈妈也看向我来,她红着脸举杯向我点头致意。

我刚拿起酒杯打算回敬,表弟就看到了我,他冷笑着搂着妈妈,用嘴亲在了妈妈的嘴上。妈妈收回在我身上的视线,深情地望着表弟,二人抱在一起,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激烈地舌吻着。

饭后,我起身告辞离开。表弟摸着妈妈的肚子,笑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表哥,你妈的老屄真他妈的刺激,我要永远肏你妈屄,我他妈是你爸爸,我要帮你生个弟弟。」

妈妈在一旁笑道:「你们两兄弟在嘀嘀咕咕什麽啊?很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说吗?阳阳待会来我们家新房玩吧,和陈松好好叙叙旧。」

我摇着头拒绝了。

当我走出饭店时,泪水划过了我的脸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妈被表弟夺走了,真他妈逼刺激。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选择当年是否要阻止表弟的话,我还是会选择静观其变。

(完)

我的名字叫黄阳,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从小就喜欢熟女的丝袜,尤其是那种深肉色的短丝袜。每次看到家中的长辈和学校的老师穿丝袜的样子,我的鸡巴就会悄悄地勃起,幻想自己用熟女长辈的丝袜脚打飞机的情节。

我的家庭是个平凡的工薪家庭。爸爸是国企员工,由于工作单位离家远,因此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妈妈名叫姜红,今年47岁,长得白白的,身材微胖,虽然不是什麽美女,但是非常有熟女的味道。妈妈原来是做丝绸销售的,后来到了私立培训学校做行管人员,主要是管理人员资料,帮着拍拍宣传照片之类的。妈妈平时爱穿丝袜,连裤袜、短丝袜她都会穿,袜子的颜色有深肉色、灰色、浅肉色、黑色之类的。我从小时候就喜欢妈妈的丝袜脚了,特别是深肉色的短丝袜,就是那种棕褐色的丝袜。

从初中开始,我就偷偷地玩妈妈的丝袜,那时还把妈妈的丝袜幻想成别人的丝袜,用丝袜裹着鸡巴打飞机,我最喜欢深色的袜尖划过龟头的感觉,经常会把精液射在妈妈的丝袜上。初三的时候接触了黄文,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了世界上竟然还有那麽多同好,变得更加疯狂地玩弄妈妈的丝袜了。

有一天,我的小学铁哥们来我家玩,我发现他竟然会偷窥我妈妈。每次妈妈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看;当妈妈上厕所的时候,他也会躲在厕所门口,假装路过厕所门口,实际上他是在偷听妈妈上厕所的声音;妈妈在房间睡觉的时候,他会趁着我上厕所的空隙,悄悄溜进妈妈房间。我从厕所出来后,正好撞见他跪在床前,偷闻我妈的短丝袜肉脚。我并没有说破他的这些行为,甚至他偷闻妈妈丝袜的样子让我特别兴奋。当天晚上,我梦到了妈妈穿着深肉色短丝袜躺在床上,我过去用鸡巴摩擦她的肉色丝袜脚,感觉没几下就射了,醒来后发现遗精了。

从那天开始,我每次偷玩妈妈丝袜的时候,我都会幻想妈妈穿着短丝袜帮我或者其他人打脚枪的情节。我和别人的精液射满了妈妈的脚底板,妈妈就穿着脚底沾满精液的丝袜,套上鞋子去上班了,当她脱鞋子的时候,满鞋子都是骚臭的粘浊精液。一想到妈妈的丝袜脚粘满了精液的样子,我就很兴奋,觉得怎麽撸都撸不够。

上了高中后,我开始喜欢迷奸这个玩法。我尝尝意淫妈妈被人下了迷药,昏睡过去后,被别的男人玩弄丝袜脚,然后迷奸肏屄的情节。只是没想到,我妄想的情节真的会发生,甚至事情的发展会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那天是暑假,表弟来我家玩。表弟名叫陈松,今年在读初中,他管我妈妈叫大姨。妈妈每天中午会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她会回家帮我做饭,然后躺在沙发上午睡一会。

表弟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到我家的,他带了一瓶中瓶装可乐,他把可乐放进冰箱后,告诉我说,可乐先冰一下,待会完午饭再喝。我同意了表弟的建议,就和他一起玩了电脑游戏。

中午妈妈下班后,她看到表弟在家里,就做了三人的饭菜。吃完饭,我和表弟继续玩游戏,妈妈在收拾桌子。

表弟突然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可乐,道:「大姨,这是我今天带来的可乐,天气那麽热,正好可以喝点冰可乐,你也喝点吧。」

妈妈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道:「我不渴,你和黄阳喝吧。」

表弟直接倒了三杯可乐道:「大姨,我都倒了三杯了,你就喝吧。」

「好吧,那我就喝一杯,这天气怪热的,陈松你去把空调开了吧。」妈妈看到表弟已经倒了三杯可乐,便笑着接过了一杯。

表弟又跑到我的房间,递给我一杯可乐,接着回到客厅打开空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有点奇怪表弟怎麽不来玩电脑了?不过正好,他不和我抢电脑玩,我自己玩个痛快。此时,我正玩得紧要关头,便没有去喝可乐。

妈妈喝了可乐,把碗筷洗了后,就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和表弟一起看电视。

玩了一会后,我们被对面翻盘了,对面还发来了嘲讽的文本。我心里又气又恼,一不小心动作太大打翻了可乐。我急忙把倒出来的可乐擦干凈,杯子里只剩下小半杯可乐了。现在我没了玩游戏的兴致,心里闷闷的,又有点犯困,便躺在床上打算小憩一会。

可我眼睛才闭了没多久,就听到表弟的脚步声,他走到我床边,轻声唤道:「表哥?表哥你睡着了吗?」

我有点迷糊,不太想理他,就假装睡着了,不去理睬表弟。

表弟又推推我的身体,确认我确实睡着了,便嘿嘿怪笑几声,又离开了我的房间,顺便关上了房门。

我被表弟的怪笑声弄得困意全无,心里好奇他究竟在搞什麽鬼。于是我爬起来,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房门静静地打开了一条缝,并没有发出「吱嘎」之类的响声。

我看到表弟正站在沙发前,推着妈妈的胳膊,问道:「大姨,你睡着了吗?」

「大姨?姜红大姨?」表弟的声音变得很亢奋。

妈妈睡得好死啊。表弟干嘛要把我和妈妈叫醒呢?

表弟看到妈妈没有醒来,就蹲在妈妈脚边,用手摸着妈妈的丝袜脚,嘴里说道:「大姨,我等今天好久了,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玩玩大姨你的丝袜大白脚了。表哥那个大傻帽也喝了可乐,现在和大姨你一样,睡得像头死猪了。」

听到表弟的自言自语,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说,表弟一直喜欢我妈妈的丝袜脚吗?他在今天的可乐里下药了?他不会真的想对我妈妈出手吧?」

虽然,听到表弟说我是大傻帽,我想沖出去揍他一顿,但是看到他摸我妈丝袜脚的模样,我心里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鸡巴竟然勃起了。

妈妈今天穿一件花布连衣裙,脚上是一双深肉色的短丝袜。她睡觉时,双手压在脑袋下,露出了腋下浓密的腋毛。妈妈紧闭双眼,嘴巴微张,胸口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起伏着。

表弟挠了挠妈妈的丝袜脚底板。妈妈的脚反射性地动了动,被丝袜包裹的白皙脚趾蜷曲了一下。「姜红大姨,你的老骚脚很怕痒吗?姨父平时很少关注你的大白脚吧?今天就让你的好外甥来玩玩你的丝袜臭脚吧,保证让大姨你的丝袜老脚爽歪歪。」

我看着表弟用嘴含住了妈妈的丝袜脚,舔着脚趾、脚底板、脚后跟。他把舌头伸到了脚趾缝之间,来回舔着,又仔细地舔了妈妈脚底的每一个老茧。不一会,妈妈的两只脚的脚趾、脚底、脚后跟的丝袜都被表弟的口水弄湿了。

「真棒,姨妈的臭脚真够味,比我妈的脚都要棒,不愧是四十几岁的熟女老骚货啊,长了一双天生勾引男人的骚蹄子啊。」表弟舔够了,把嘴里多余的口水擦在了丝袜的袜口处。

听到表弟叫我妈妈是熟女老骚货,我心里不怒反而更加兴奋,而且我听到表弟说他玩过他自己妈妈的丝袜脚,我的鸡巴就胀得更厉害了。小姨一直也是我意淫自慰的对象,早就想好好玩玩小姨的丝袜美脚了,只是我向来有贼心没贼胆,从来不敢行动罢了。我想象着小姨的样子,用手隔着裤子摸着勃起的鸡巴,继续偷看表弟玩弄我的妈妈。

妈妈的小腿很白皙,也肉肉的。表弟摸着妈妈的小腿,嘴里啧啧道:「好一双大白腿,平时我光过眼瘾了,今天终于能过过手瘾了。嘿嘿嘿,姨父,我在摸你老婆的大白腿哦,只有你有资格摸的大白腿现在正在被你的外甥摸哦。黄阳,你妈妈的腿在我手里,我想怎麽摸就怎麽摸,你羡慕吗?哈哈哈。」

表弟帮妈妈把连衣裙脱了下来,妈妈露出了米黄色的内裤和胸罩。妈妈的小腹有小肚腩,肉嘟嘟的,她的胸部不大,在胸罩的塑形下,看起来还算丰满。

表弟的手指顶着妈妈的肉屄部位,隔着内裤玩弄着妈妈的老肥屄,「姜红大姨,你的老屄舒服吗?是不是很喜欢外甥帮你指交啊?」

妈妈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她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明显是被表弟弄出感觉来了。她的内裤裆部渐渐地湿了,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骚臭味。

表弟在内裤裆部舔了舔,抿嘴道:「大姨,你的骚水味和我妈的骚水味一样,不愧是姐妹啊,不知道外婆的老屄是不是也是这个味。」

他脱下了妈妈的内裤和胸罩。妈妈的骚屄又黑又肥,正在冒着骚水,阴毛又多又密,被淫水打湿了。妈妈屁眼的褶皱是灰色的,在屁眼周围还长了不少粗长的肛毛。

「看来,大姨的老屄被姨父肏得不少,已经是资深黑木耳了啊。」表弟对着妈妈的老骚屄评价道,「也难怪,这麽骚的肉屄,姨父怎麽会忍得住呢?要是我是姨父的话,一定天天肏大姨的老屄,每天让大姨像母狗一样在身下发情浪叫。」

妈妈的双乳失去了胸罩的定型,向身体两侧拉耸着。她的乳头和乳晕都很大,而且黑得有些发紫,乳晕周围有不少鸡皮疙瘩的凸起,黑乳头高高翘着,正处于兴奋状态。妈妈的双乳很白,乳房下的青筋清晰可见。

表弟咬着妈妈的乳头吮吸着,说道:「大姨,外甥在喝你的奶奶,吃你的姨妈大奶子。这里是不是只有姨父和表哥吃过啊?现在它是属于我的,你亲外甥的。」

「嗯……」妈妈的乳房被刺激后,她发出了一声妩媚的呻吟,屄里的骚水分泌得更多了。

「姜红大姨的奶子被我吃出感觉了,真是个不知羞耻的骚货长辈,竟然被亲外甥吸奶吸得发情了,你平时教训我的长辈样都哪去了?」表弟又把头伸到了妈妈的腋下,嗅着妈妈胳肢窝下的腋毛,「大姨你腋下的汗味好重啊,不过我最喜欢你这里的味道了,这种熟女的腋下味道就是用来勾引男人发情的信息素啊。」

我看着闻舔妈妈腋下的表弟,心中吃惊不小,平时完全看不出来表弟还有这种爱好啊,喜欢女人咯吱窝和腋毛的味道。

表弟放下妈妈腋下后,抱着妈妈的脸吻了起来,亲着妈妈的整张脸,用舌头舔过妈妈的额头、鼻梁、脸颊、嘴唇、耳垂、鼻孔等部位,然后他翻开了妈妈的眼皮,舔着妈妈的眼球。最后,他把舌头伸进了妈妈嘴里,玩弄着妈妈的牙齿和舌头,和妈妈发生着舌吻。表弟吃了不少妈妈的口水,也往妈妈嘴里吐了不少口水,还笑着说:「姨妈吃外甥口水,是老骚货发情要吃春药;外甥吃姨妈口水,是乖孩子征服熟女长辈,口水是赐予臭嘴姨妈的恩赐宠幸。」

「大姨,大姨……我爱你……我爱你,姜红!我喜欢你,姜红姨妈!」突然,表弟猛烈地吻着妈妈,嘴里开始断断续续地说着发情话,估计是他自己也开始发情了。他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身上的衣裤,露出了粗长的黑鸡巴和大黑卵蛋,黑鸡巴顶端的紫红色龟头正在滴着一丝粘液。

我看到表弟的大鸡巴,顿时感到自愧不如,我和爸爸的鸡巴还没表弟鸡巴一半长呢。剎那间,我产生了出去阻止表弟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马上我又兴致勃勃地看着表弟继续玩弄我妈妈。

表弟用龟头蹭着妈妈的丝袜脚底板,又用两只脚底夹住鸡巴拉回摩擦着,「大姨,我爱死你的臭脚了,你的丝袜脚好棒啊,哦哦哦,好舒服,好想射精啊~」

眼前表弟玩弄妈妈丝袜脚的场面是我一直以来用来自慰的情景,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发生了。我感到鸡巴一抽,一股精液射到了内裤上。虽然我射精了,但鸡巴仍旧硬硬的,丝毫没有软下去的意思,我继续隔着裤子揉搓鸡巴自慰。

「哦!不行了!姜红你的丝袜母猪蹄子太舒服了!我来了!」表弟大叫起来,鸡巴内的精液射在了妈妈的丝袜脚底。他射出来的精液很多,把妈妈整个脚底板都糊住了,还有不少精液滴落在沙发上。

表弟分开妈妈的大脚趾和二脚趾,把鸡巴插到两只脚趾的缝里,用脚趾牢牢夹住了鸡巴,然后他握着妈妈的脚前后动着,让妈妈的脚趾把鸡巴里的残精挤压出来。龟头上喷出了不少残精,表弟把这些残精擦在了妈妈的丝袜脚背和脚踝处。

「老妖精,你的丝袜脚真是最棒的春药啊。」表弟摸着妈妈的奶头,休息了一会后,他的鸡巴又高高翘起了。

他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昏睡中的妈妈,妈妈的两只丝袜脚和双手无力地往下垂着乱晃。表弟在妈妈脸上亲了下,笑道:「宝贝大姨,我们去你床上好好玩玩吧,我要在你和姨父平时做爱的床上肏你的老骚屄,把你的屎尿肏出来。」

表弟没有发现我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他抱着我妈妈直接进了妈妈的卧室。进卧室后,表弟用脚往后一勾,关上了卧室门。

我从房间里出来,把耳朵贴在妈妈卧室门上,小心翼翼地听着房内的动静。卧室门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房内的声音我能听得很清楚。

「来吧,大姨,让外甥帮你的老骚屄止止痒。」门内传来了表弟的声音。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兴奋的样子。

「哦……嘿……欧……」接着门内传出表弟喘着出气的声音。不时还有「啪啪啪」的撞击声。

我猜到表弟一定已经开始奸汙我的妈妈了。那个曾经孕育过我的阴道正在被表弟玷汙,这个只有爸爸才能把鸡巴插进去的地方,现在竟然被妈妈的亲外甥侵犯着,他正在行使我爸爸才有的权利。我心中产生了一股无明业火,心里除了愤怒和难过外,更多的是嫉妒和羡慕。

「妈妈被迷奸了,被表弟迷奸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这句话还在脑中回蕩。我摸着胀大的鸡巴,想象着妈妈和表弟做爱的画面,口里轻声道:「姜红,我的好妈妈,儿子的鸡巴好胀啊……」

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妈妈的声音:「老公……」

我吃了一惊,难道妈妈醒了?

房间里,表弟的喘息声和啪啪声骤然停了数秒,随即啪啪声又继续响起。

「老公……好猛……肏我……肏我的屄啊……你今天……好厉害……」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用力……用力肏红红的屄啊……干死红红……」

「妈的,老骚货做起春梦来了,」表弟说道,「你把我当成你老公了?你老公哪有我这麽大的鸡巴啊?好老婆红红,哈哈哈……」

原来是妈妈在做春梦,说了些梦话。我心里松了口气,说实话我内心希望表弟再多肏一会妈妈的骚屄。话说回来,我为什麽那麽贱啊?那可是我亲妈啊,但是我就是想让表弟多肏一会,也不知道我为什麽会有这种想法。

忽然,妈妈的声音变了:「啊!是谁!?你是谁!」

「啊!大姨……」表弟的声音变得很慌张,「你怎麽醒了?」

「你在干嘛?你!小畜生!我可是你亲姨妈啊!」妈妈的声音异常尖锐,还带了点哭腔。

「妈的!你是我亲姨!对!我就是要肏亲姨的老骚屄!」表弟大声说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语气。

「不可以!你快放开我!我们不可以的!」妈妈哭喊起来,「这是乱伦啊!你这个畜生!我是你姨妈!我是你亲姨妈啊!」

「大姨!姨妈!你是我亲姨妈!我就是要肏你,我要肏我妈妈亲姐姐的老屄!」

「救命啊!来人啊!强奸了!黄阳救命啊!」妈妈呼救起来。

「呜……呜……」妈妈好像被捂住了嘴巴。

「不要叫了,黄阳就睡在隔壁,难道你想让他来看亲妈和表弟肏屄吗?反正我已经肏你了,哪怕有人把你救了,也改变不了我们已经发生性关系的事实。」表弟压低声音道,「要是让人知道你被亲外甥强奸了,以后你可怎麽做人啊?你儿子和老公会怎麽看你?你好好想想,我松手了,你别再乱叫了。」

「不要……你放过我吧,今天的事,我不会乱说的,」妈妈低声哭着求饶道,「你就看在我是你亲姨的份上,放过我吧。」

「不行,我从小就喜欢大姨了,一直想办了你这个长辈阿姨,今天终于能得到你了,我怎麽可能放弃呢?」表弟一面说着,一面不停地肏着妈妈,房间里的啪啪声就没有停过,「大姨,我劝你还是乖乖地配合吧,结束后我就会放了你。」

「呃……呜……求求你……停下来吧……我和你是近亲,又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对我啊……你会天打雷劈的,你妈妈会打死你的……」

「我妈妈?我妈妈早就迷上我的大鸡巴了,不过你可不能把我们的事告诉我妈,不然她可是会吃醋的,哈哈哈……」

「你……畜生……你把你妈也给祸害了啊!你不是人!是恶魔!是畜生!我要报警抓你,要打死你这个孽障!」

我听到表弟已经征服了小姨,心中又吃了一惊。妈妈家一共是三姐妹,妈妈是大姐姜红,二姐是姜玲。三妹是姜秀,也就是陈松的妈妈,她开了家饭店。这姜家三姐妹都爱穿丝袜,各个都是熟女阿姨。

听着妈妈哀嚎求饶的声音,我感觉又要射了。

「对,我是畜生,你现在被畜生肏着,你也是畜生吗?你是母猪,还是母狗呢?」表弟无耻道,「我们都流着姜家的血,我们是血浓于水啊。我是畜生外甥,你是牲口姨妈,我要你像母狗一样和我交配!」

「不要!你怎麽变成这样了?我们姜家到底造了什麽孽,生出了你这个畜生啊?」妈妈呜呜哭着,「哎哟!你干嘛?别舔我的脚。」

「大姨,我喜欢死你的丝袜骚脚了,从小我就想舔你的丝袜脚,今天你这双短丝袜骚蹄子是属于我的,我不光要占有你的阴道,还要征服你的丝袜脚。」

「变态!舔脚贱胚!」妈妈口里低声骂着。

「哦……好紧……大姨你那麽大年纪了,骚屄还是那麽紧啊,看来姨父的鸡巴不大啊。你的奶头好黑,好大啊,是因为被表哥和姨父吸过的关系吗?」

妈妈没有回答表弟的言语。

表弟又问道:「大姨,你的奶头真好吃,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产奶?」

「你……别舔那里……」妈妈低声呻吟道。

「哪里?大姨你不让我舔哪里?你不把部位说出来,我怎麽知道啊?」

「就是……奶头……你……快住手……呜……不要……」妈妈的声音颤抖着。

「看来,大姨的弱点是黑奶头啊。兵法云: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我必须攻击你的弱点才行啊。看我的!」

「呜啊!别啊!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好外甥,饶了姨妈吧……别这样……别舔了……」妈妈带着哭腔的声音里竟然夹杂着一丝暧昧享受的味道。

「你干嘛把我翻过来?你要从后面进来?这种姿势不是和……」妈妈突然惊呼道。

表弟接着妈妈话说了下去:「和狗一样是吗?我就是要像公狗肏母狗这样肏你,让你尝尝做母狗姨妈的滋味。」

「不……你不要……呜!好大!快拔出去!」

「大姨舒服吗?外甥的鸡巴大吗?是不是比姨父的大啊?」

「呜……出去啊……别再更进来了……到底了!救命……你到底了啊……」

「大姨,你快说谁的鸡巴大?不然我继续往里面去了哦,到时候鸡巴进了子宫,在你的子宫里乱撒尿,我可不管了哦。」

「你……你的大……」

「哦?你说什麽?说完整一点,是外甥的鸡巴大,还是老公的鸡巴大?」

「外甥的鸡巴比老公的大……」妈妈啜泣着说出了这句话。

表弟兴奋起来了:「好啊!就让我用这根外甥大鸡巴好好来伺候大姨的老骚屄吧。」

「啪啪啪」

「不要……饶了大姨吧……」

「啪啪啪」

「大姨,姜红姨妈,我肏死你……肏烂你的老骚屄……」

「啪啪」我听到两下不同于之前的撞击声。

「不要打我的屁股,疼……」

「哈哈,大姨被我打屁股了,你的大白屁股被我打红了,谁叫你乱扭屁股勾引我的?」

「啪啪啪」「啪啪」肏屄声和打屁股声混杂在一起,从房内传来。

我听到妈妈被表弟打屁股的声音,当场射了出来,忍不住轻声叫道:「打得好!打烂我妈的大白屁股,打得她坐不了椅子,屁股肿得穿不上内裤。」

「呃……那里是屁眼,脏……你快把手指拔出来啊……」

「大姨,我的手指好臭啊,你闻闻。你把我的手指舔干凈,不然打烂你的屁股,捅穿你的子宫!对,就是这样舔,大姨真乖。」

我想象着妈妈舔表弟沾满汙垢的手指,下面又硬了起来,今天无论我怎麽射精,总是能马上再硬起来。

「姜红大姨,肏屄舒不舒服啊?喜欢吗?」

「呃……哦……不……呜……」

「你说什麽?说实话!」表弟咬牙切齿道,做爱的啪啪声更响了。

「舒服……大姨舒服……」

「哈哈哈,大姨你终于说实话了,作为奖励,我就使出全力来伺候你吧。」

「啊!不要……太激烈了……呜库库……怎麽会……这麽舒服……我的身体……好奇怪……我……我……」妈妈的话语断断续续的。

「肏死你,姜红老骚货!肏烂你的长辈老骚屄!」

「慢点,松松你慢点……肏死姨妈了……姨妈的骚屄不行了……松松你干死我吧……用鸡巴弄死大姨吧……」

「姜红,你的骚屄是我的!是我陈松的!你的屁眼和丝袜臭脚也是我的!还有你的大黑奶和臭腋毛全是我的,你全身都属于我!」

「都给你,好外甥,大姨的东西都是你的……姨的屁眼、骚屄都是你的……姨的丝袜脚和奶头全是好外甥的……我全身的骚肉都是属于陈松的!大姨全给你!」

我听到妈妈发情后,嘴里说的浪话,楞了好几秒钟。这还是我平时认识的妈妈吗?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难道这才是妈妈的本来面目?

「姜红,我爱你!我好喜欢你,你是我的姨妈老婆,叫我老公!」

「老……老公……哎呦……太大了……弄死老婆了……好老公的鸡巴好大……用力肏老婆大姨的老屄……用力……干我啊!」

「好的!我要干死你红红老婆,我要肏烂你的老骚屄!把精液送入你的阴道和子宫,肏大你的肚子,让你怀孕,让你生黄阳的老子宫怀上亲外甥的孩子!我要你为我生孩子!帮黄阳生个亲弟弟。」

「呃……啊……红红要为亲外甥陈松生孩子……我愿意怀上你的孩子……肏大姨妈的肚皮……红红要帮松松生儿子!」

「来了!姨妈!我要射了!你要好好接收我的精液啊!」表弟大叫起来。

妈妈也呼应道:「啊啊啊!我也到了!要吹了!要泄了啊!红红姨妈老婆要高潮了啊!」

随后,房内陷入了沈静。我贴着房门仔细听着,不知道里面到底如何了。

过了一分钟左右,听到妈妈开口道:「你快下去吧,我这个姿势真的会怀孕的。」

表弟却说道:「我就是想让大姨你怀孕,让你的卵子被我的精子侵犯,让你变成大肚子姨妈。」

「真这样的话,我还怎麽见人啊,你这个小畜生。我要去穿衣服了,今天的事,你不準说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的,大姨,今天的事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你的衣服还在沙发上呢。」

我听到他们从床上下地的声音,急忙跑回了自己房间,关好了房门,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

过了几分钟,有人打开我房间的门进来了。

「表哥?」原来是表弟进来了。

「嗯?」我假装刚刚睡醒的样子,「什麽事啊?」

「没事,就是看看你醒了没有。」表弟一屁股坐在电脑前玩起电脑游戏,好像刚才他和妈妈一番风云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我盯着表弟看了一会,便去了客厅。妈妈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电视。妈妈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刚才哭过,她呆滞地盯着电视机,明显心思没在电视节目上。

「妈妈,你怎麽了?怎麽在发呆,有心事吗?」我看着发呆的妈妈,脑子里幻想着表弟迷奸妈妈的景象,鸡巴勃起了。

妈妈回过神来,「没什麽,我在看电视呢。」

「哦。」我往妈妈房间里望了一眼,房间内床上的毯子皱皱的,明显刚才有人躺过的样子。

回到自己房间后,我和表弟一起玩着电脑。今天下午本来妈妈要去上班的,但是出了这麽档子事,她也没了去上班的心情,便请了假,整个下午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

傍晚,表弟厚颜无耻地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我和妈妈、爸爸,还有表弟坐在餐桌的四个方向,表弟的对面正好是妈妈。整场晚餐,妈妈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躲避着表弟的目光。表弟也不讲话,一直偷偷看妈妈。爸爸则在不断说着今天单位里发生的有趣事。我一边回应着爸爸,一边观察着妈妈和表弟的反应,脑子里又幻想起妈妈被表弟迷奸、强奸的场景。

吃完饭,妈妈在厨房里洗碗,爸爸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我看到表弟偷跑进厨房里去了,我心里怀疑他会去调戏妈妈,就偷偷地躲在厨房门外偷听。

「陈松,你干嘛?你姨父和表哥都在外面呢。」妈妈低声道。

表弟也压低声音:「好大姨,你的腿好白,好滑啊。」

「你别这样,我在洗碗呢。你别摸我腿啊,别掀我裙子……」

「你洗你的,我摸我的。不会被发现,嘻嘻嘻。」

「不要……别摸那里……我要叫人了,你快住手。」

「大姨,你想喊姨父和表哥来这里看你被我摸得发情的样子吗?」

「你!你无赖……你别摸我屁眼啊……」

「大姨,你帮我吃吃鸡巴,让我快点射出来,这样我就放过你。」

「你这个混蛋,你为什麽要这样对我?」妈妈的声音开始呜咽。

过了一会,厨房里传来「吸溜,吸溜」声,以及表弟的呻吟声:「哦,爽啊,大姨的臭嘴真是棒啊,技术不错嘛,你经常帮姨父口交是吗?」

「吸溜」「吸溜」「啧啧」「吸溜」「哦,出来了。大姨,你这个老妖精,嘴巴那麽能吸啊。张嘴给我看看,不错就是这样。动动舌头,搅一下精液,对对,就是这样。咽下去吧。」

「这样可以了吧?你快把你那东西收起来,滚出去吧。」妈妈啜泣着说道。

我听到表弟拴皮带的声音,马上躲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全是妈妈帮表弟口交的画面,虽然我没看到口交的场景,但是我完全能想象得出来,我忍不住用手撸着高高翘起的鸡巴。

晚上表弟住在了我家,他和我睡一张床。半夜的时候,我醒过来发现表弟不在旁边。我走到客厅里听到厕所里有动静,就贴在厕所门上偷听。

厕所里传来了妈妈和表弟交媾的声音。此时妈妈好像已经被肏得发情了,一直轻声叫唤着「好老公,陈松爸爸,干死女儿姜红,肏死大姨」之类的话语。而表弟则是喘着出气,一言不发的样子,像牛一样肏着妈妈的骚屄。

我听了一会,听到表弟和妈妈双双到达高潮后,便回到自己的床上装睡。表弟回来后,我也一直假装睡着。后半夜,我失眠了,一直想着妈妈和表弟的事,不知道以后事情会怎麽发展,但我能肯定表弟不会放过我妈妈的。我对于表弟做的事,既羡慕又有点生气。每当我想起表弟对妈妈的所作所为时,我都会感到很兴奋,妈妈被人侵犯,我的内心虽然会生气,不过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快感。我打算静观其变,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事态的发展,虽然这样做很对不起可伶的妈妈,我不配做妈妈的儿子,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妈妈被人迷奸、强奸。我亲爱的妈妈,对不起了,原谅你的窝囊儿子吧。

第二天一早,表弟就回家了。此后,直到我去念大学,表弟隔三差五就会来我家寄租,我知道每次他来的日子,妈妈总是会变得很异样。一开始妈妈躲着表弟,看到表弟就慌得不得了,但是慢慢地妈妈开始变得和表弟亲近起来,她有时会有意无意地提起表弟。后来,表弟来我家的时候,妈妈不再像以前一样不安了,她会看着表弟媚笑,甚至会和表弟用眼神交流。

在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在爸妈的房间里偷偷装了针孔摄像机,主要是想偷拍妈妈和表弟偷情的画面,顺便拍一些爸爸和妈妈做爱的视频。但是令我意外的是,我不光拍到了妈妈和表弟偷情的视频,在视频里还出现了我二姨姜玲和三姨姜秀的身影。

视频拍摄的时间是在某天中午,那天我和爸爸都不在家。二姨姜玲赤裸着身子,只穿了一双水晶短黑丝袜,她紧闭着双眼,昏睡在妈妈的床上。妈妈和三姨姜秀也脱得赤条条的,妈妈只穿着深肉色的短丝袜,小姨穿了灰色的短丝袜。

针孔摄像机装在电视下面的木柜里,妈妈和小姨躺在二姨的左右两侧,她们的脸正对着电视机,就好像对着镜头似的。

「老公,你快来嘛。」「好儿子,来妈妈这里,妈妈宠你。」妈妈和小姨对着卧室门口招呼着。

数秒后,表弟出现在画面中,他也脱光了衣服,只是下身穿了一条紫色的连裤开档丝袜,粗大的鸡巴从裤袜档口处高高翘起着。

「老婆,妈妈,松松来了。」表弟跳上床,摸着妈妈和小姨的老奶子。

「讨厌,今天的主角是你二姨,你别老是玩我们。」小姨笑着拍打着儿子的手。

表弟把注意力集中在二姨姜玲身上,点头道:「多亏了大姨老婆和妈妈老婆迷晕了姜玲这个老骚货,我才能有机会好好玩玩这个老屄。今天我就要达成迷奸姜家三姐妹的伟大壮举。」

表弟说着话,就扑在了昏睡的姜玲身上,他迫不及待地把鸡巴捅入了姜玲的老屄之中。之前妈妈和小姨已经用手指扣过二姨的骚屄了,所以现在二姨的骚屄湿漉漉的,还往外冒着白浆。

表弟一边肏着二姨的骚屄,一边举起二姨的腿,用嘴舔着二姨的黑丝袜脚底。妈妈跪在表弟的背后,自觉地帮表弟舔屁眼。小姨一屁股坐在自己二姐头上,用骚屄顶着二姨的鼻子玩耍。

「嗯……呜……」昏睡中的二姨皱着眉头,嘴里不断发出呻吟,也不知道她是爽呢,还是痛苦呢,又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肏了整整半个小时,他们的姿势已经换了三次了,表弟还没有射出来,他仍旧兇猛地撞击着二姨的骚屄。

突然间,二姨轻呢一声,竟然醒了过来。她意识到发生了什麽后,露出了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大姐?三妹?松松?你们……在干什麽?」二姨并没有挣扎,任由表弟肏着自己,她楞楞地看着脱得赤裸裸的姐姐和妹妹,根本没回过神来。

「呀?药下得少了。」妈妈从床头拿过一个玻璃瓶和一块毛巾,她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在了毛巾上,「妹妹你别乱动。」

「你……你要干什麽?!」看到妈妈拿着毛巾扑过来的样子,二姨终于开始挣扎了,「你们要干什麽!」

小姨按着二姨的双手,表弟压制着二姨的双腿。妈妈坐在二姨的肚子上,用毛巾捂住了二姨的口鼻。

「呜呜……」二姨徒劳地挣扎着,过了一小会,她的挣扎就变弱了。二姨翻着白眼,眼皮渐渐沈下。她努力想保持清醒,但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她陷入了昏睡中。

妈妈拿下毛巾,翻了翻二姨的眼皮,笑道:「这乙醚真好用,那麽快就把她弄晕了。」

表弟哈哈笑道:「好啊,就让我来彻底征服这位睡美人姨妈吧。」

在表弟迷奸二姨的期间,二姨还醒过来两次,但每次都被妈妈和小姨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晕了。可伶的二姨姜玲只能在迷迷糊糊中悲惨被自己的亲外甥迷奸了。

他们一直玩到下午五点多,表弟才抱着昏睡的二姨离开了卧室,妈妈和三姨穿好衣服后,也离开了卧室。

我看完视频,对着屏幕,第三次射出了精液,喘着粗气点开了下一天的视频……

后来我去念了大学。我的大学在外省,只有寒暑假才会回家。所以,我并不清楚表弟和妈妈她们的最新进展。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爸爸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和妈妈离婚了,原因是妈妈出轨了。我问爸爸,妈妈是和谁出轨的,爸爸并没有告诉我,只是在一个劲地叹气。我心里猜到了七八分,多半是表弟和妈妈的奸情被撞破了。

我请了假,坐火车赶回家里。家里只有爸爸在,妈妈已经搬走了。爸爸的眼睛红红的,并没有提起妈妈出轨的事,只是和我草草地聊了一下他和妈妈离婚后的打算。我安慰了爸爸一番,就离开家,去了妈妈在外面新租的屋子。

我敲了门后,来开门的是一位比妈妈大几岁的老阿姨,她留着头烫成棕色的短发,穿了条白色侧开裙子和黑色上衣,脚上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和红色凉拖。她叫王丽,是我妈以前的同事,也是我妈的好朋友。

我看到王丽阿姨的丝袜脚后,鸡巴竟然有勃起的沖动,「王阿姨好。」

「是黄阳啊,你快进来吧。你妈妈刚和你爸爸那个啥了,你正好来安慰她一下。」王丽阿姨带我进了妈妈的卧室。

卧室里妈妈坐在床边,二姨和小姨则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表弟也在屋内。表弟一看到我来了,无意间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我瞥了表弟一眼,心里冷笑数声,便坐在妈妈身边,搂着妈妈的腰,假意安慰妈妈,实际上我一直在偷偷瞄着在场的四位熟妇的丝袜脚。

待了一会后,我便以要回去再安慰一下爸爸为理由,起身告辞了。王丽阿姨本来想和我一起走的,但是她被妈妈硬留下了,非要她再陪一会。

我看到放在床头的玻璃瓶子和白色毛巾,又看到表弟舔着嘴唇看王丽阿姨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之后这里将会发生的事。

我离开了妈妈家,并没有回家,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爸爸和妈妈会离婚是我没料到的,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过妈妈和表弟的事会败露。其实我早该想到,天下无不透风的墻,这种事一直做下去的话,迟早会暴露的。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想起了妈妈、二姨、小姨看表弟眼神,真是令我嫉妒羡慕恨啊。我偷眼看着路边走过的穿丝袜的各位阿姨,把这些阿姨的样子和妈妈三姐妹的形象重合起来幻想,下面又渐渐硬了起来。

不久后,我又回到了学校继续念书。直到我毕业前夕,我收到了一封妈妈结婚的请柬,妈妈结婚的对象就是表弟。我请假回了老家,妈妈的婚宴摆在小姨开的小饭店里,亲戚朋友几乎都没来,一共只摆了两桌,而且这两桌还没坐满。

妈妈姜红穿着大红色的旗袍,脚上是一双深肉色的短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她把头发盘了起来,脸上化着浓妆,她的小腹凸起着,明显是怀孕了。

二姨姜玲穿了红色的连衣裙,脚上穿了黑色的短丝袜和一双白色的凉鞋,她也怀孕了,肚子凸得大大的。

小姨姜秀穿了紫色的礼服,下身是黑色的长袜,脚穿一双大红色鱼嘴高跟鞋。她正挺着怀孕的大肚子给大家发烟。

表弟陈松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戴了根花领带,乐呵呵地给大家敬酒。

在座的人全都表情很自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自在。我环顾着酒席上的众人,心中已经了然,这些会来参加妈妈和表弟婚礼的人,多半也都是些淫乱放蕩,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吧。

坐在我边上的王丽阿姨笑着对我说道:「黄阳,听说你二姨和小姨也离婚了?你两位姨父和她们还吵得挺兇的是吗?」

我看着王丽阿姨高高凸起的肚子,笑道:「这我倒不是很清楚,最近我学业忙,很少管家里的事。」

这时,坐在王丽阿姨另一边的一个胖子往王丽的碗里夹了一些菜,他笑道:「妈,你多吃点这个,你不是最近喜欢吃酸的嘛,这个味道好。」

我认识这个胖子,他叫徐伟,是王丽的儿子,我从小就跟着他玩。长大后,我们的联系就少了,要不是他喊「妈妈」,我都差点认不出他来。

徐伟搂着王丽的腰,另一只手摸着王丽的肚子,笑道:「妈,孩子在动呢。」

王丽扫了我一眼,用手拍着徐伟的手道:「你坏死了,那麽多人呢,回去再弄。」

我假装没看见王丽母子的互动,把目光转向妈妈和表弟。妈妈也看向我来,她红着脸举杯向我点头致意。

我刚拿起酒杯打算回敬,表弟就看到了我,他冷笑着搂着妈妈,用嘴亲在了妈妈的嘴上。妈妈收回在我身上的视线,深情地望着表弟,二人抱在一起,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激烈地舌吻着。

饭后,我起身告辞离开。表弟摸着妈妈的肚子,笑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表哥,你妈的老屄真他妈的刺激,我要永远肏你妈屄,我他妈是你爸爸,我要帮你生个弟弟。」

妈妈在一旁笑道:「你们两兄弟在嘀嘀咕咕什麽啊?很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说吗?阳阳待会来我们家新房玩吧,和陈松好好叙叙旧。」

我摇着头拒绝了。

当我走出饭店时,泪水划过了我的脸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妈被表弟夺走了,真他妈逼刺激。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选择当年是否要阻止表弟的话,我还是会选择静观其变。

(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