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忘不掉的老母

  检查反馈会是计适明一手操作的,他亲自去五里乡挑选了最好的当地特产,又给陈副市长备了一份厚礼,暗暗地嘱给了司机。
当看到徐县长无精打采的样子,甚至连眼泡都有点红肿,他知道徐老太太肯定没原谅他,县长的功夫可能还没做到家。已经到这火候了,只要再强加一些手段,生米办成熟饭,就不容老太太不从,她再矜持、再清高、再正经,只要两人上了床,她就只能打破门牙往肚里咽。
看来徐县长在这方面也是个雏子,那天他故意早离开,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机会,如果徐县长知道做母亲的心里,使用些手段叫开门,已经有过母子接触,只要半推半就地强上了,那以后也就水到渠成了,他之所以当时没有跟徐县长交代,一半也是为了让他在焦渴和惊吓中度过惶惶的一段日子。
陈副市长却显得精神焕发,威严中不失领导风度,他听完了徐县长的汇报,看着有点疲累的他,得悉近一阶段徐县长的工作频率,略显关怀地说,“工作要做,也要注意休息。”
徐县长对于市长的肯定感到很满意,他感激地握住他的手,“感谢领导关怀,我们做得还很不够,期望领导多指导。”
陈副市长品了一口茶,环顾了一下在座的各位,“你们县的干部都很年轻,但经验却很丰富,要多加培养。”说着看了一眼计适明,“尤其小计同志,方方面面考虑得很周到,多大了?”
计适明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二十九了。”
“坐坐,很年轻嘛。”他转头看着徐县长,“要多压担子。”
徐县长随着市长的目光,又赞许地看了一眼计适明,“这方面县里以后会考虑的。”计适明听出市长的言外之意,就暗暗得意起来。
送走了检查组,计适明跟在徐县长后面进了办公室。
“坐吧。”徐县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疲惫。计适明殷勤地泡了一杯茶端了过去。
“老太太怎么样了?”他知道这句话不该问,但还是说了出来,一来想探知他们母子的关系,二来在这个时候,县长最需要别人的帮助,何况自己已经亲眼目睹了他们的龌龊,如果自己不闻不问,倒显得心有城府了,作为此时的当事人,更需要向别人吐露和得到支持。
“她……”县长嗫嚅着,“直到我走了,都没吃饭。”
“那……”计适明有点担心的,如果徐母至今没有起床,那就是问题了。
徐县长显然看到了计适明的担心,感激地,“6点起的床,只是不肯同我说话。”
“那你……”计适明看着县长的脸色,选择着合适的词语,“没有……”
徐县长知道计适明想要问什么,长叹了一口气,“她一直不开门,我能怎么样?”他有点自责地,目光躲闪着计适明。那一夜的焦心,让他后悔死了,他不知道今后母亲还能不能原谅他。
“我去得不是时候。”计适明抬头看着县长,想从他的脸上得到一点答案,是埋怨还是感激。
“别……别那么说。”徐县长稍微坐直了身子,“也幸亏你,要不我会走得更远。”他似乎还没有从那个场面走出来。
计适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自己冲散了他们,以当时的情态,县长肯定和母亲已经有了肉体接触,只是他不知道当时徐母是怎样一幅态度,半推半就、顺其自然,抑或是坚决拒绝?不过从当时两人的姿势上来看,徐母已经有点勉强了,只要自己晚去半步,至少徐县长的手已经侵入母亲的裤裆里。
“你没有……没有求她?用儿子的身份。”计适明想说出自己当时的感受,但这不是时候。
“我该做的都做了,老太太看我跪了一夜,就开门出来。”徐县长抽噎起来,他知道母亲还是心疼他。
计适明内心的惊讶让他久久地注视着徐县长,他没想到徐县长竟用这种方式来换回母爱。的确这对于母亲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方法了。“县长,你别难过。”计适明劝慰着,只要母亲对这事不声张,就还有机会。
“我当时怎么就……就昏了头。”他抽抽噎噎地抹了一把眼泪。
“你和伯母……”计适明看着县长无能为力的神情,轻声问,“是第一次?”
徐县长抬起头,悲泣地说,“你都看到了,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说着一副表白的样子。
计适明忽然就来了注意,“县长,这其实没什么,我相信你对伯母是源于一种爱,而伯姆肯定对你也是宠爱有加。”他从徐老太的态度上感觉出她的容纳,只是作为母亲,她舍不下这个面子。
“你能断定?”徐县长疑惑地看着他,象是找到了救星。
计适明很想骂一句:傻屄。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既然想上母亲,你就得一鼓作气地让她没有回旋的余地,这样弄得不山不下的,在母亲的心里更易留下阴影。但这些话他不能说出来,看着县长急于抓住救命草似的表情,他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个工作我来做。”
徐县长感激地上前握着他的手,“谢谢你!”
计适明感觉到县长那有力坚信的手紧紧地握着他,他意识到这一握已经形成了两人牢不可破的铁的关系。
太阳落山的时候,计适明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药品,很自信地打开车门,麻利地发动了车,轻松了一下离合,熟练地踩下油门,便朝着政府家属院驶去。
“伯母。”他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看到徐老太太扭捏地抬起头,目光对接的时候,徐老太躲闪着,往计适明的背后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让计适明读懂了老太太的心思。
“你来了。”她转身走回屋里,却听到计适明的声音,“这是您的药。”徐老太本来走向屋里,却迟疑着站住了。
“徐县长要我准备给您老人家的。”他恭恭敬敬地递过去,看着老人一丝游移的目光。
“我……”她嘴角动了动,眼睛里露出期盼的目光,但还是忍住了。
“您老的咳嗽……”计适明提醒着。“徐县长下乡的时候,就安排我去找了一个老中医。”
徐老太看了看他,脸上显得很憔悴,并不急于去接计适明递过去的药,忽然对着计适明就要跪下去,“小计,伯母求你一件事……”她看着计适明,眼眶里眼泪在打着转,“昨天的事不要说出去好吗?”
计适明赶紧过去扶住了她,“伯母,您放心,这样的事只能发生在家里,就像夫妻之间的事一样,都是家里头的事。”他着重地强调夫妻之事,为的让徐老太接受眼前的事实,虽然儿子跟你做了夫妻之实,但天知地知,母子相知。果然她颤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伯母,你知道徐县长多难过吗?”计适明颤着音说,“今天在会议上,他几乎支撑不住了,我临来的时候,他交代我,千万别让您生气。”
徐老太一言不发,憋着嘴没有说话。
“他说,您如果不原谅他,他恨不能去死。”
这时的徐老太焦急的神情溢于言表,“别……别……”她紧紧地握着计适明的手,“你……你告诉他,妈原谅他,孩子,妈原谅他。”
顷刻计适明的心里有了底,毕竟是母亲,她的宽容和容忍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比拟的,无可替代的。
“可这得你亲自告诉他,你知道他跪了一夜,死的心都有了,你如果再不谅解他,他说什么前途、事业,统统会抛到脑后。”
“他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妈……妈不是也担心他,他怎么就不理解妈?”徐老太哽咽着,两手搓着,显得抓耳挠腮。计适明觉得如果徐县长现在就在眼前,她们母子肯定会因为彼此担心而很自然地抱在一起。
计适明听到这里,轻松地笑了,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儿子是母亲的一切,即使你伤害得最深,她也会微笑着宽容地对待。
“伯母,徐县长对你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一种爱,一个儿子对母亲的依恋,要不,像他这样的官职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徐母为了尽快消除儿子的念头,不加思索地,“我知道,我知道,孩子,你告诉他,伯母早就原谅他了。”
计适明听了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是做母亲的真正心理,不管儿子做了什么,即使伤害到她的内心,她都会议无返顾地为了儿子甘愿付出一切,看着徐母焦急的神情,刺激地想起徐县长趴在徐母身上的镜头。
“伯母,其实县长也很痛苦,这些年,他对您的爱多于对您儿媳的,只是作为儿子,他不敢表达,只能用工作来压抑自己,您能体谅一个儿子的心情嘛?”计适明期待着徐母的回答。
“这……这……”徐母变得结巴起来,然而她闪烁的目光告诉计适明她正在做内心的挣扎。
“最近市里已经在考察徐县长,可他自己却说无意于仕途竞争,伯母,他的一大半心思还是放在您身上,如果您不体谅他、不宽慰他,他会因此而痛苦一辈子,甚至最终从政坛上退出,我想这是您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知道,”她颤抖着紧紧拉着计适明的手,“你告诉他,只要他振作起来,他怎么做,我都会答应。”
计适明内心的惊喜不亚于自己和母亲的初次,他不但化解了徐老太太的心结,也将圆了县长多年来对母亲日思夜想的梦想,这对于他仕途的升迁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看着徐母甘愿为儿子付出的神态,计适明从内心里涌上一股敬佩,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和母亲又何尝不是这种结果?
“伯母,您放心,我会让县长振作起来。不过……”他有意沉吟了一下,看着徐老太一脸焦急的神情,“那天晚上他没怎么你吧?”
徐母嘴唇哆嗦着,低下头,结结巴巴地,“他就是再怎么也是妈的心头肉,妈还能怎么他?”
“伯母,我是说……”计适明更想进一步,“县长没有和您……”
徐母听到这里羞红了脸,“小计,伯母也不避讳你,你都看见了。”
“哎……怪不得他这么消沉。”
“你是说……”徐母想从计适明那里的得到答案。
“县长能走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也许在他的内心里,你比任何女人都神圣、都伟大,他说,他对您绝对不是一时冲动,他不但把您当作母亲,更是——”计适明说到这里看见徐老太聆听着他下面的话,“更把您当作女人来爱的。”徐母浑身一哆嗦,计适明接着说,“如果您不接受他,他会痛苦一辈子,伯母。您也是过来人,一个男人爱自己的女人胜于爱自己,那不单单是情感上,更需要两人肉体的交流。”
“这……”徐母的脸象蒙了一块红布,嘴唇哆嗦着,磕磕巴巴地,“他、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男人其实都有一种恋母,只不过轻很罢了,伯母,这不是多大的事,只要您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得到慰藉、得到交流,他就会很正常地……出人头地。”
徐母听到“出人头地”,就赶紧点了点头,“我……支持他。”
“这就对了……”计适明小声地,“可光靠支持还不够,您必须在他萎靡的时候给他精神慰藉,在他最需要的时候让他交流。这样他才能更有力气和胆魄去工作。”
“可我是他妈。”徐母迟疑地说。
“伯母,这我知道,可男人一旦沉溺于母爱中就会难以自拔,何况又是您亲手打碎了他对您的幻想,现在唯一能拯救他的就是您,伯母,您生育了他、养育了他,现在您还得用母爱来浇灌他,让他重拾男人的雄风,他曾亲口对我说,在男女之事上,也只有您,他才能提起兴趣,他已经多年没和您儿媳同房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徐母脱口而出后又赶紧捂住了嘴。
“这是那天后,我看到他萎靡不振,倾心交谈得知的。”
“我怕……”徐母深知人伦大忌,“不但救不了他,还会因此断送了他的前程。”
“你怕什么,我不是说过,这就是夫妻房里的事,你还不了解我?这件事天知地知。”
徐母看着计适明露出信任的目光,“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县长那里我去说。”
徐母一时间感激地紧紧攥住了计适明的手,仿佛是他为她们母子铺平了通往光明的道路。
“那我先走了。”计适明有点意犹未尽地,临出门的一刹那,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贴近徐母的耳边小声地说,“其实我和我妈……”他看着徐母的眼睛,狡黠地一笑,“早就睡在一起了。”
徐母惊讶地张大了口,半晌没有闭上。
计适明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母亲还没睡,妻子却一如往常加夜班去了。他兴奋地哼着流行小曲,自顾自地进了房间。母亲很惊讶地看着反常的儿子,她不知道一直不言不语的他今天为什么显得如此张扬。
“妈,你过来一下。”
母亲听到叫声便放下手里的活,“有什么喜事,今天这么高兴?”母亲看着渐渐出息的儿子,自然早已把那些事情放到脑后。
“妈,你说我最近看到了什么?”计适明两眼发光,兴奋得望着母亲。
“我以为当了官了呢,看到什么,值得这么高兴?”老太太只对儿子的前途感兴趣,她不但从儿子的升迁中尝到了好处,还在人们的目光中得到了无比的尊重。
“徐县长……”他兴奋地看着母亲,希望母亲从他的发现里得到一些角色认同和震惊。母亲花白的头发里粘着一根草丝,他挨近了,伸手摩挲着母亲的头,却被母亲白了一眼,轻轻地打了他的手一下。
“一根草。”计适明拿到母亲的眼前,看着母亲的表情有点异样,接着说,“你知道徐县长和他妈怎么了?”
“我怎么能知道?”母亲不喜欢瞎猜,想起外面还没干完的活,就想离开,“该不是吵架了?”
“妈,你听我说。”计适明看看母亲要走,就拉住了她。
“你说就说呗,妈还有许多活要做呢。”她寻思着儿子肯定又想弄那事。
“前天,我给老太太送药,却发现一个秘密。”计适明说到这里看母亲的眼都有点走样了,那天的场景的确令他兴奋了好几天。
“还有什么秘密?看见人送礼了?”母亲见怪不惊地说,直到儿子不会轻易让她离开,就也不急着回去。
“徐县长和他妈趴在沙发上做那丑事。”
母亲听了扭头就走,嘴里还咕囔着,“你以为都象你似的。”在她的心里,一个整天在电视上出现的县长无论如何也不会和自己的母亲做那事,莫不是儿子为了和自己故意编排出来的。
“妈……是真的。”计适明没想到母亲根本不相信有如此的事情,也许在母亲的心里,这样的事实不会发生的。
“妈才不信。”她说着气呼呼地想离开,身子一拽一拽的。
计适明追上去,拉住了母亲,“妈……我真的看到了,你怎么不相信呢?”母亲站住了脚,疑惑地看着他的脸。
“今天我还去给他们说和,他妈怕儿子出事,就应承了。”计适明语无伦次地,让母亲摸不着头脑。
“应承什么?”
计适明看看母亲定下来,没有走的意思,才理顺了一下思绪,“那天,他们母子在沙发上亲嘴被我碰见了。”
“你是说县长和他娘?”母亲这一次惊讶地说,儿子并不像撒谎的样子,其实他也没有必要撒谎。
“徐县长骑在他妈的身上,手正在解他母亲的腰带。”
母亲张开的口始终没有闭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只是没有像我们……”
“你是说他们没有……”母亲的脸上似乎有点失望。
“他们看见我的时候,就吓得停下来,他妈还扒提着裤子羞羞地从我身边跑了。”
“那你……”
“那一夜县长跪在她母亲房门一晚上,第二天才开的门。”
“县长……没有得手?”母亲说到这里捂住了嘴,看着儿子有点扭捏,知道这句话不应该说。
“后来县长后悔死了,主要是他妈不跟他说话,不肯原谅他。”计适明很想和母亲把经过详细地说出来,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这种事情也不应说的那么多。
“那他们是第一次?”母亲站在那里,望着儿子。
“晚上我和他招待的市检查组,县长说有点事,就早走了,没想到他一时借着酒意就和母亲发生了那件事,要不是我冲了,或许他妈就失身于他了。”
“你……?”母亲大概嫌他用那个字眼,母亲失身于儿子,还不是说自己?
“嘿嘿,今天我把利害关系都跟老太太说了,她已经答应了。”计适明沾沾自喜。
“你是说他母亲……”母亲对儿子半吞半吐的话听不明白。
“他妈也怕儿子因此而萎靡不振,要我告诉县长只要他振作起来,他怎么做都行。你说这还不是应承了?”
母亲忽然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哎……作死。”她自己何尝又不是?为了儿子能出人头地,她不也是任由儿子胡为吗?“可他就没想想妈?”
计适明一把拉过母亲,“怎么没想,不想他还对自己的妈那样?妈,你是不是也这样想的?”说着就圈在怀里,把头在母亲怀里蹭。
“哎……小明,你们都是读书之人,怎么越读越糊涂了呢?”母亲被他抱着,有点尴尬地。
“怎么糊涂了呢,你是我妈,我记着呢。”他两手搂抱着母亲硕大的胸脯,轻轻地揉着。
“没糊涂,都是有了媳妇的人了,还这么腻着妈?”母亲听了儿子的话,娇嗔地打了他一下,打得计适明像个孩子似地在他怀里撒着娇。“你媳妇,要年龄有年龄,要模样有模样,你怎么就……”
“妈,人家说……”计适明摇晃着母亲的身体,“小屄可人,老屄销魂;妻屄养汉,母屄养饭。”
“你就把妈当饭吃了?”母亲听了儿子的歪理,娇昵地说。
“妈,我和你就一日一餐,一日一天,一天一日。”
母亲娇羞了面庞,已经到这时候了,她也是没办法了,“小畜生,你还有个孩子样,和妈说这种话。”
“说什么话?”计适明故作糊涂地看着母亲。
“日来日去的,你把妈当什么了?”
“妈,儿子早把你当成女人了。你现在是主任夫人。”
“去,别没大没小的。”不知怎么的,母亲听了县长和徐母的事后竟然对儿子的所作所为不太反感了。“嗳……小明,你说你们县长和他母亲还会走下去吗?”
“当然。”计适明兴奋地说,“这是早晚的事,妈,那天可惜你儿子去早了,要不,他们母子肯定也就上床了,你知道,我去的时候,县长一边亲嘴,一边解他母亲的裤带,你想想,解开了,他还不把她弄了?”
“你以为都像你似的?”母亲反驳他。
“像我又怎样?”计适明忽然来了兴致,用手咯吱母亲的胳肢窝,咯吱的母亲格格地笑着求饶,“别闹了,小明。”
计适明就停下来,母子两人就搂抱着不说话,计适明只是把嘴放在母亲的唇边蹭来蹭去。“妈……说真的,你和我到底舒服不舒服?”
“妈,妈也不知道。”
“那你是不是就是害怕被人知道?”计适明想知道母亲到底在想什么。
母亲沉默了一会,幽幽地说,“小明,你读书读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我是你妈,妈再怎么也不会和自己的儿子上床。”
“可我毕竟上了你。”他扳过母亲看着她的脸,“难道你就没感到快乐过?”
“越说越离谱,妈不跟你说了。”
计适明强硬地别国母亲的脸,“你不说我也知道,其实你内心里还是想让我上,只是你压抑着不说罢了。妈,我日了你这么些年,你应该把我当男人了。”
母亲没想到儿子会问这么个问题,“小明,你和妈都这样了,不管你怎么看,我永远都是你妈。”
“妈,妈,你听我说,你就做一回我的女人。”计适明乞求着。
“小明,你也是领导干部了,还要妈怎么说。”
计适明不甘心地央求着,“徐县长他母亲都答应了,你也就答应儿子一次。”他说着不由自主地跪下了。
母亲看着跪在面前的儿子,起初别过头去,但还是不忍心让儿子就这样下去,长叹了一口气,“妈就是弄不明白,你们都是县里的领导,为什么会这样?起来吧。”
计适明在母亲面前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他肆无忌惮地耍着无赖,“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傻孩子,你妹妹待会就回来了,难道你想让她知道?”母亲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只希望儿子能收回野心,但这还是不能动摇儿子,计适明跪着不动。“她知道也没什么了不地。”他恶狠狠地,“你要是想让她知道,就知道好了,反正这是我们俩的。”
“你……”母亲又气又恨,儿子的话很让她伤心,难道儿子真的想让妹妹知道这丑事?“好,好,妈答应。”她弯腰去扶起儿子。
“不,你先叫一声。”计适明坚决地说。
一声幽幽的叹息,母亲抚摸着他的头,“你让妈怎么说出口。”
计适明跪着不动。
“小明,你是……是妈的……”说到这里,似乎下了决心,“是妈的好男人不成?”计适明欣喜地抬起头,他没想到自己这一招真的很好用。
“妈,你是我的女人,是儿子的女人。”他抱住了她的大腿。
“不……”她看着儿子,坚决地,“就这一次。”说着别过头去。
计适明飞快地站起来,一把抱起母亲肥胖的身子,“妈,我的女人,让我操了你。”虽然母亲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反抗,但在计适明的心里,母亲的沉默就是对他的反抗,尽管他可以在母亲身上为所欲为,但总是觉得母亲没有容纳他,要不为什么自己那么玩弄她,她都不会吭声,有时为了让母亲享受那份快乐和刺激,他甚至跪在母亲的腿间,给她舔,即使这样,他也仅仅能体会出母亲有点发抖,紧跟着就是一股白浆子从腿间冒出来。
母亲扎挲着两手任由他抱上床,“妈,今天你可是我的媳妇,我要让你叫出来。”他说着跪在母亲的腿间,替她脱了,然后自己扒了个精光。看着母亲毛蓬蓬的阴户下,一条紧窄的缝隙,计适明分开了腿。
“妈,你握握看。”计适明拿起母亲的手,抓住了,“我要你自己送进去。”他想起洞房之夜的第二天早上,新婚的妻子骑跨在他身上,扶起鸡巴坐上去。
母亲生硬地握着他的,不紧不慢地套掳着,计适明为了让母亲的手能够到自己的尽根处,跪着往前挪了挪。他的手从母亲的前端扣下去。
“妈……快点……”他扣到动情处,反而催促着母亲。
母亲的手就上下翻飞着,硕大的鸡巴头子在她肉乎乎的手掌里钻来钻去。
“啊……啊……”他分开母亲那鼓鼓的馒头屄,扣住了有点发硬的阴蒂。“妈……舒服吗?”
母亲在他的催促下玩弄着儿子的性器,身子不由自主地拱起来,计适明感觉到母亲有了反应,刺激地掉过头来,一手扣着母亲那里,慢慢地低下头,伸出了舌头。
“小明,别……”母亲蜷起腿,企图阻止儿子的行为,却被计适明按住了,含住了她的阴毛往上理。
“用嘴。”他拱起屁股教导着母亲,挺起鸡巴寻找着母亲的嘴,“妈,用嘴。”他回过头来,看着母亲小心翼翼地用手抓着,摇摆着屁股对在母亲的唇上,母亲为了让他满意,不得不含住了。计适明就是把舌头插进母亲鲜红的屄内。
母亲在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挑弄,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听在计适明的耳里就是浑身一震,他终于听到母亲性交时的呻吟。
“妈……你舒服就叫出来,别忍着。”计适明变着花样地玩弄母亲,企图让母亲大声地叫着。当他用舌尖插进母亲的屄口时,他感觉到母亲再次拱起身子。另一端,他奋力地挣脱母亲手的束缚,把鸡巴深深地插进母亲的口腔内,同时听到母亲“呜噜”一声。
计适明学着性交的姿势在母亲的口腔里掘动着,一手揉搓着母亲那已经勃起肿胀的阴蒂,舌头不住地探进母亲的体内,有点气紧地母亲再也受不了这般折腾,不觉发出呻吟声。
“啊……小明,妈骨头都散了。”
“是不是想……”他回头看着埋在他腿间的母亲问,“想我了?”
“妈……妈,不行了。”
计适明爬起来和母亲齐头趴着,“是不是想了?”他捏着母亲肥硕的奶子,看着母亲气紧地样子。
“妈想……”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好妈妈,儿子就是想让你享受这种快乐。”他扳住母亲的头,把舌头递了进去。“给我。”他象新婚的丈夫一样,和母亲接吻。同时把高高的鸡巴送进母亲的腿间。
“把我想象成你的男人,对过来。”他顶住母亲的腿间乱戳着。“你有多长时间没这样过了?是不是我爸死后,你就……”母亲听到这里,身子又是一震。“好媳妇,儿子肏你。”
计适明淫言浪语地挑逗着母亲,鸡巴故意在母亲阴户内穿来穿去,直逗得母亲浑身软软的,不觉抱紧了他。
“小明,以后做事要小心点。”母亲期期艾艾地,“你妹妹大了。”
计适明伸进去,舌头缠着母亲,两人的鼻尖对在一起,连气息都喷的热热的,“那要怎么小心,儿子和你不都背着她吗?妈,你把身子拱起来。”计适明悬吊着鸡巴来回地从母亲的屄口上划过。
母亲就两手撑着炕席,抬离了屁股。
“妈……是不是这样好?人家说,要想好,屄对屌,今天就让你给儿子。”他从自己俯趴着的空隙里看着两人毛蓬蓬的对在一起的性器。母亲不知道文化水平那么高的儿子怎么说起话来那么粗野,况且还是对自己的母亲。
“我是说你和媳妇。”母亲想起那夜儿子的狂野,至今还在她心里留下清晰的印象,女儿的追问,让她老脸实在没地方搁,可自己又没法子提醒他们,只能用咳嗽和翻身让他们夫妻知道。
“你是不是说前天?”计适明感觉到母亲的耻骨和自己对在一起,高高鼓鼓的,他左右旋磨着。“那天,我刚刚看到县长和他母亲,回来你又睡了,一时没处泄火,就和她搞上了。妈……那天我满脑子都是你,所以动静大了点。”
“那是你媳妇,你大不大,妈管不着,只是以后你妹妹在家的时候,你注意就是了。”母亲抬起的屁股由于时间过长,儿子又悬吊着不动真格的,感觉到有点累,不得不跌落下去。“你妹也老大不小了。”
“妈……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提起妹妹,计适明感觉到别是一番风味,如果妹妹知道了自己和母亲行欢,她会怎么想?她还会把自己当哥?同事们常常因为部门间的互相制肘戏称为“你不操她娘,她不叫你爹。”可用在这里真的合适?娘是操了,爹能叫吗?要叫那自己首先得叫。想到自己竟然做了自己的爹,计适明追着母亲跌在炕床上,不由得笑了一声。
“小畜生,你笑什么?”在这个时候,儿子肯定没怀好意。
“妈……你是我媳妇,妹妹该叫我什么?”计适明看着母亲摊在枕头上的一蓬乱发。
“死促狭,到这时候,还想着那事。”
“我们同事都说,你不操她娘,她不叫你爹。嘿嘿”计适明看着身下的母亲。
“你……”母亲的表情里不知是羞骚还是歉疚,伸出胳膊狠狠地在儿子的屁股上拧了一下。“要你胡说。赶不成你要她叫?”
“好媳妇,浪媳妇儿。”计适明放肆地叫着,下面追着母亲的,一阵乱戳,戳的母亲气喘咻咻的。
“小明,你就给妈个痛快吧。”她略带哭音的语气里透着乞求。
计适明却并不急于和妈交欢,他想在妈的身上施展些手段,让她刻骨铭心地记着。“妈,儿子今天好好地伺候你,让你享受享受男女性交的快乐。”
“好小明,待会你妹妹就会回来。”母亲的声音有点饥渴。
“妈,门是关上的,我再玩玩你。”他从两人的肚子上穿插下去,摸到母亲的阴蒂上,“别摸那里,妈受不了。”
计适明听了却粗暴地玩弄着,“好媳妇,叫我一声男人。”
“小明,妈都让你这样了,还叫什么?妈叫不出口。”母亲肥胖的身子贴过来。
“妈……你耍赖。”计适明离开母亲的嘴,看着母亲一副享受的样子,“你说了,今天我是你男人。”
“你都这样了?还不是妈的男人?”
“那你也得叫一声。”
“好,那我叫,真拿你没办法。”母亲羞羞地把头藏进他的肩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好男人。”
计适明刺激地亲了母亲一口,他没想到一向矜持的母亲会叫出这么粗俗的称呼,男人,那只是乡村妇人对外称呼自己的丈夫,可母亲竟然就……就叫了出来。记得他初次接触乱伦这个字眼,感觉到特反胃、特恶心,可现在他竟然对母亲乐此不疲,看着自己的屌子耷拉在母亲的腿间,他挪移着对上了,遂甜腻腻地说,“好媳妇儿,儿子肏你,你的屄。”说着猛地往下一顿,就着水声啧啧长驱直入。
“啊呀……你轻点,轻点,妈这把骨头受不了。”说着两手托在儿子的腹部以减少冲力。
计适明在母亲的叫声里感觉到乱伦的刺激,“妈,你好久没这样,没这样浪了。”他对以前母亲的表现念念不忘。
就在母子两人彼此欢爱着进入高潮的时候,计适明猛然听到妹妹的声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