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哥哥和妹妹在家激情

  妹妹一觉睡到晚上八点。迷迷糊糊的起身,顿时感觉头重脚轻,眼前一片漆黑。摔回床上,妹妹闭眼休整了一分钟才睁开眼,床上只有自己一个。哥哥到现在还没回来。
抓过床头的手机。“庄逦。”
“你是猪啊!终于醒了。”
……我只睡了五个小时!妹妹真的很佩服庄逦能时刻保持这种打了鸡血的气势。每天这麽消耗卡路里,她是怎麽保住她那只升不降的胸部的?
“你快来我家。”庄逦兴冲冲地说。庄逦有个哥哥叫庄瑾眠,不过他经常不在家。庄逦不耐家里冷清,经常把妹妹抓过去增加人气。
“现在?”快八点了……妹妹有点为难。先斩后奏会被哥哥抓回来的……嗯,少数情况下。
“我为了你这麽早回家,你还有什麽好抱怨的!”听着那震天的怒吼,妹妹只得无奈地揉揉眉心抓过衣服直奔庄逦家。
妹妹到的时候是艾瑞丝开门,庄逦那家伙不靠谱的没在。这是正常现象,妹妹没抱庄逦十点钟之前会回来的希望。晚餐吃到一半,庄逦竟然一身酒气的回来了。出奇的早!
皱眉看着酒气熏天的庄逦,妹妹也没了吃饭的胃口匆忙倒了杯水递过去。妹妹从没见过像庄逦这样酗酒又千杯不醉的人,这种人简直就是为提高酿酒业的产量而生的。“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庄逦挥挥手,妹妹每次都这麽大惊小怪。“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庄逦拉着妹妹坐下,一副要高天阔论的趋势。妹妹慌忙伸手止住庄逦下面的话,她现在一身酒气,每说一句话妹妹都感觉被泼在脸上一杯酒!“你先去洗澡吧。”这麽浓重的酒味,妹妹有些受不住。
庄逦嗅嗅身上的味道,确实有点重。妹妹受不住酒味。“好吧。”庄逦不甘的点点头,离开时不放心的转身吩咐一句。“今晚不准回去!”
妹妹啼笑皆非的点点头。
要不要打电话呢?哥哥不像自己这麽悠闲,这点小事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你这次去中国见到爸爸妈妈了?感觉怎样?”
“很开心。”妹妹穿着睡衣睡裤抱着枕头坐了起来,打扰的多了庄逦的衣柜里也有了自己的衣服。
“分上下部说说吧。”随手扔掉手中的浴巾,庄逦也跳到床上。
“嘻嘻,”庄逦竟对这句戏言认真了,“我见到爸爸了。”妹妹跪行到庄逦身边,坐在床沿摇晃着垂在床边的腿。庄逦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妹妹。“爸爸苍老了许多,可是比四年前要好。”“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而且爸爸妈妈还记得我们。浅白知道一定很开心。”
“白养你这个白眼狼了!四年才回家一次!”庄逦环胸睥睨着晃着腿的妹妹。波涛汹涌的胸,豔红的吊带睡裙。女人和发育不良的对比那麽明显,让妹妹一噎没说出话。这具发育迟缓的身体!“不说这些了,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发现了一个帅哥。”
“还有没经你摧残过的帅哥?”妹妹调侃道。
“正经点!”庄逦佯装生气的推了妹妹一下,妹妹笑的捂着肚子滚倒在床上。“这几天我分析了一下,这个帅哥一定是冲我来的。”
“是,是,帅哥都是为你而生的。”
庄逦很受有的仰起头,修长的脖颈拉起一个高傲的弧度。“十三科,他都选在了我们班。这绝对不是巧合!”庄逦煞有介事的说道。事实也是,十三门选课怎麽会都一样,说巧合也着实是自欺欺人。妹妹斟酌了一会儿,确实找不到什麽打击庄逦的说法。
“他简直就是冷傲的王子……”
“像瑾眠哥一样吗?”妹妹出言打断庄逦的长篇大论。庄逦夸奖别人的话,真的听不得!她有着一双善于挖掘人优点的眼睛!也有一双挑剔人缺点的眼睛。换言之,她的眼睛就是两个极端!非善即恶。
“我哥?”庄逦不可置信的重复一遍,那个表情一副不敢苟同的姿态!“他就是一个钱串子!”“不准笑!还有不要打断我说话!”
“嗯。”瑾眠哥只是醉心事业而已,怎麽到庄逦口中变成钱串子了?
“他……”
叩叩。简短的两声叩门声响起,妹妹冲庄逦眨眨眼示意自己没有打扰。连续被打扰两次,庄逦气的在一旁磨牙。“进来。”
“少爷回来了。”听出庄逦话语中的怒气,艾瑞丝简洁的说出了主要内容。
“在哪儿?”一听是接连几月不见人影的哥哥,庄逦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显然忘记刚才说别人是‘钱串子’时一脸的嫌弃。
“客厅。”艾瑞丝还没说完,庄逦就风一样的奔了下去。跑下楼,果然远远就看到庄瑾眠坐在那儿,刚刚赶回来衣服都没换过。“哥~”远远叫一声,庄逦直接跳到沙发上给了庄瑾眠一个熊抱!庄瑾眠刚喝过水,被真没一撞险些没吐出来!
拉下像无尾熊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庄逦,看着穿着吊带睡裙没大没小扑倒自己怀里的妹妹,庄瑾眠无奈的皱眉。
“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阵阵魔音入耳,庄瑾眠疲累的揉揉眉心。庄瑾眠容貌虽与庄逦有三分相似,性格确是差之千里。庄逦奔放,撒泼打皮样样精通。庄瑾眠却性情内敛,鲜少言笑。庄瑾眠的外貌是中国人审美中名副其实的美男子!他虽是智利人却是纯血统的中国人,只是父母移民他才不是中国国籍。只是,庄瑾眠虽是中国血统却没有接受任何中国式的教育,因为父母常年不在身边他甚至连中文都不会!这也是妹妹感觉十分可惜的一点,不能用中文和庄逦交流。
“有没有人找过我?”实在受不了那鬼哭狼嚎的嗓音,庄瑾眠慌忙转移话题。
庄逦抽噎两下,呜哝着回答,“我啊。”
……庄瑾眠伸手擦去庄逦脸上的泪,还是感觉不够,又抬手揉了揉庄逦的头发才委婉的赶走庄逦。“很晚了,先去睡吧。”
听到庄瑾眠这麽说,庄逦一下停止了抽噎。面色警惕的问道:“你又要走了?”庄逦是下定决心了,庄瑾眠若是再走她就抱着她哥的大腿死也不放手。
看着庄逦孩子气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庄瑾眠真心的揉了揉庄逦的头发。“不会。”
庄瑾眠不是食言而肥的人。听到哥哥这麽说,庄逦才大手一挥擦掉眼角的泪,安心的回到了房间。
作家的话:
对于庄瑾眠是个钱串子的说法,大家不要怀疑就对是真的!!一个人要爱财爱到什麽地步,才不会单身了18年不找男盆友啊!!←_←铁铮铮的证据啊!有木有!
“嗯~就是这样。用力……慢点~,对……揉我的胸……”
这是一张大床,火红的床单随着男人的抽动被折皱、拉平。女人丰满圆润的身体跪趴在床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里,朱红的指尖难耐扭曲的绞着身下的床单。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被身后的男人抓在手里一下下按到胯下。剧烈的运动下两人身上都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女人蜜色的皮肤和男人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差!男人满是爆发力的双手从女人身体两侧腋下身向前,将女人垂下的巨乳捏在手里搓揉成各种形状。
巨乳的女人玩起来就是爽,不仅可以乳交仅是手里柔软的触感就让男人全身舒爽胯下一震。用力攥捏着手里的一对嫩肉,男人低吼一声身下发了狠的抽插起来。
“你……慢点……”女人急促的娇喘几声,便扭动着腰臀随着男人抽插的频率摆动。男人的速度太快,女人的行动相较下总是慢半拍。男人皱眉,一下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拔出深埋在女人体内的性器,伸手将跪趴的女人反过来变成仰躺。又大又硬的肉棒拔出,女人嘤咛一声恍惚着被翻转过来,身下被强行撑开的肉穴失去堵塞精液混合着女人动情的淫水也被带了出来。明亮的灯光下这一幕清晰的落入男人眼中,身下的肉体是成熟女人的身体早已褪去少女的稚嫩。身下女人的花瓣是肉色已不是水灵粉嫩的处子嫩肉,在灯光下水淋淋的肉穴却独有一种处女不及的少妇风韵。双腿被大大的分开,男人的目光落下自己最隐私的地方,赤裸的女人却没有半分羞涩。扭动着身躯,女人伸出两手拉下男人盯着自己私处的头。身体在猩红的床单上扭处诱惑的弧度。“好痒,舔我~”女人半眯着眼,男人灼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身下,女人身体颤抖着,口中发出难耐的喘息。“利亚姆,舔我……”
哥哥抬眼看着意乱情迷的凯特琳娜,伸出舌尖扫过女人突起的阴蒂。满意的收到女人身体的轻颤,哥哥轻笑一声将一张俊脸埋在女人腿间。
“宝贝儿……就是这样……”凯特琳娜喘息着,双手难耐的抓着哥哥长长的发丝,身下摆动着迎合哥哥的舌头。“啊!”女人尖叫一声,上身高高的弹起又重重的落了下去。“别咬……”
双唇含着女人的阴蒂吮吸、舔逗,牙齿轻磨着突起的阴蒂,女人全身激烈的颤抖下身哆嗦着流出一股淫水。放开逗弄了许久的阴蒂,舌尖下滑到女人的阴道口,分开粘合在一起的阴唇。舌尖沿着阴道口舔弄一遍,一滑直接刺进了女人的阴道中。舌尖模仿着性器抽插的模样舔刺,噗滋噗滋的水声异常响亮。
“尝尝自己的味道。”男人抽出舌尖,并起两指插入女人空虚的阴道中。另一只手捏住女人的下巴强迫女人张开了嘴,舌尖深入女人口中激烈的搅拌着,身下的两指更是飞快的进出。
“嗯~”女人不满的转过自己的头,发麻的舌尖被放开,“快……快进来……”摇摆着臀部,女人尤嫌不够的伸腿环住了哥哥的腰。
“遵命。”抽出插在女人阴道中的两指,一手掐着女人的柳腰,一手扶着自己高挺的肉棒身体一挺狰狞的肉棒直直没入女人体内。
“用力……用力……”双手抱着哥哥的脖子,女人摇摆着臀胯却达不到自己要的效果。
单手用力将女人软绵绵的身体提起来,哥哥滑到床下直接将女人拖了下来。“站着。”抬起女人的一条腿环在自己腰间,哥哥低了低身子就这站姿在女人身上动了起来。
“啊……哼……”女人高仰着脖子,软绵绵的挂在哥哥身上,随着男人的抽插软软的身子上下起伏。
“相比两年前如何?”拨开女子贴在脸上的头发,哥哥轻佻的问道。双臂用力,将凯特琳娜另一脚也环在自己腰间。哥哥边走边上下摆动着结实的腰臀。
口中随着男人的步伐发出婉转的呻吟,凯特琳娜抱着哥哥的脖子平复了呼吸才张口千娇百媚的说道:“你快玩破我了。”
哥哥轻笑一声,将怀里的人抵在墙上低头一口含住了女人挺立的乳尖。
“啊啊……”舒爽的感觉顺着脊椎传来,凯特琳娜哑着嗓子尖叫出声。男人粗大的两指顺着女人的腰线下滑,掰开女人肉肉的两片臀瓣,指腹按压着被淫水打湿的菊花待到够柔软时男人的两指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手腕像上了马达般抽插,臀部不知疲倦的上挺,女人脱力的被动承受着男人的激情,嘶哑的嗓子在男人耳边喊出破碎的呻吟。“好烫,要坏掉了……”女人半眯着眼睛,一个个唇印落在男人胸前。好硬的胸肌!女人的五指流连在男人的胸前,洁白的贝齿咬住男人的乳尖不知死活的在男人身上点火。
“浪叫起来真真要人命。”抓着女人的头发向下拉,让身下的女人抬起了头来。看着那开合的唇,哥哥低头一口含住那淫言浪语不断的嘴。妹妹是个羞涩的人,在床上从不会这麽露骨的说出自己的感受,更不会央求勾引着哥哥搞死她!
“啊……嗯……”抓过哥哥垂在肩上的长发,拿起一缕扫弄男人直立的乳尖,凯特琳娜对着哥哥的脸吹出一口热气。“我还可以更骚,就是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食指在哥哥的小腹上画着圈,舔着唇下了挑战令。
“乳交、腿交、肛交、口交……我们还可以玩很多……”玩味的看着身下一心想让自己搞死她的女人,那个挑战令真是该死的让他热血沸腾!
作家的话:
对于哥哥和别的女人H这件事,表示很不忍心。只是,哥哥的思想和我有差异……好不忍心写啊,可是爲什麽我停不下啊……最近狂补H小说,看了好多前辈的书!感觉写H有进步。嘻嘻,情节不够H来凑!王道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