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夜深台北情

  下了班回到家裏,兰已经把在小摊买的几样小菜重新热好等着我一起享用。

「不好意思,今天不想煮饭,等礼拜天再炒些好吃的请你。」兰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笑了笑,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共用晚餐已是一件幸福的事,又何需在意掌厨的是谁呢?

一顿晚饭的时间,兰滔滔的说着公司里的琐琐碎碎,我则是眼睛直盯着晚间新闻,偶尔附和几句。

「还有啊……」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我隔壁的洪小姐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小宝宝?」兰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我,眼神裏充满了期盼。

我尴尬的笑一笑:「兰……妳也知道……」

空气沉闷了几秒,一段新闻却打破了沉寂。(嘉义发生乱伦惨剧,一名父亲长期强暴自己的亲生女儿,母亲怒提告诉……)

我蹙了蹙眉,不再说话,因为,兰不但是我的爱妻,同时也是……也是我最宠爱的宝贝女儿!!

兰察觉了我的抑郁,站起来走到桌旁温柔地搂住我:「老公!你又来了,我们和他们又不一样。」

「更何况……」兰吃吃的笑了起来:「当初是我先挑逗你的呀!」


兰就是这么温柔调皮又善体人意,我紧拴的心才又稍为鬆动了些。只是,不容于社会道德的爱情,又有多少人可以像兰和我这样,平静幸福地隐身在都市丛林中呢?晚饭后的连续剧我看的有心无心,刚才的那则新闻仍然让我有点耿耿于怀,兰也看出我有些心不在焉,广告时就不停地在我怀里撒娇着。

反正就是这样,每次有新闻在大加挞伐那些丧心病狂的父亲时,兰总得若无其事的努力逗我开心,而这也更让我心疼及宠爱我的兰儿。

「老公,洗澡喽!」

看完电视后的洗澡时间则是我和兰的“亲密时间”,此时她已将一头秀髮挽起,脱得一丝不挂在房里準备换洗衣物。

兰儿在国中时就已是身材玲珑有緻,丽质天生的美少女,更何况此时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豔。从背后看着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我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也终于抛去刚才心中的阴影,笑嘻嘻的搂着她走进浴室。

兰白了我一眼手却没闲着,纤细的玉指已经在套弄着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才没一会儿功夫已是玉茎怒挺,昂然矗立在兰的眼前。

热腾腾的淋浴消除了我上班的疲劳,可是我的玉茎却是越来越粗硬!我一把抱起兰儿,开始狂热的吻着她,一只手伸去轻轻搓揉她柔嫩的小穴。兰嘤的娇嗔一声,慢慢蹲下身将我粗大的玉茎含入口中,看着她用小口吸吮吞吐着龟头,还用玉指轻轻刮搔着我的阴囊,那种麻电畅快的感觉从小腹直沖而上。

我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粗暴地在她口中抽送起来。

「唔……不要……插……太深……」兰含糊的说着,可是紧闭双眼的她却更抱紧了我,吸吮得更加起劲。

「……嗯……唔……啧!……啧!……」兰儿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

我加快了动作,可以感觉到兰灵巧的舌尖在前后舔弄着我的龟头:「……兰……哦……妳这个……小……顽皮……好……爽……」

我的玉茎在兰的口中胀的满满的,她只是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享受完她的吞吐之后,我用力捧住兰的颈子,长久的默契兰知道我马上就要洩了,她娇羞的轻轻点点头,表示今天可以射在她口中,我立刻加足马力用力冲刺:「兰……兰……我……好爱妳!!……啊!……噢!」

突然一阵紧抽,一大股浓稠灼热的精液全跳动着射入她口中,兰的喉咙轻轻起伏,从我玉茎中奔腾狂射而出的那些爱液全部被她一口一口吞了进去。

等她细细的「品嚐」完余精后,我轻喘着气慢慢抽出玉茎,犹有几丝粘液从她口中牵了出来。


她俏皮的笑一笑:「讨厌哪!早知道你今天射这么多,就不帮你吞了」她站起来撒娇抱着我。我爱怜的搂住她,可爱的兰儿,我是多么的爱她呵!

自从和她有「那件事」之后,共浴已是我俩甜蜜的谈心和沟通时间。【本文转载自1000成人小说网】

偶尔她有惹我生气或想逗我开心时,今天的这种Special Service就会出现。

当然啦,若是我惹她生气时……

兰儿粉嫩小穴里的滑腻淫水我可也是吞了不少哩!

好片共享:18岁美女让教授送回家, 然后… 温泉旅行,淫妈带着女儿勾引儿子的朋友… 和同事携手让老婆享受二穴中出的快感! 影片由天天A片)提供

会和兰产生这种特殊的情愫,我也只能慨歎是造化弄人吧。

和前妻小茵认识时她是知名报社的记者,我则是招待她採访公司主管的小职员。採访结束后我们互递名片,不到半年,在众人讶异的祝福声中我们结婚了,那一年,我刚退伍22岁,而她也才23岁。

一年后我们可爱的兰儿诞生了,但我们的婚姻也开始出现裂痕。她的事业如日中天,而我则是努力的做着一个好父亲。随着兰儿小学、国中、专科……我俩的关係越来越紧密,而小茵则是和我们父女渐行渐远。

兰儿专三暑假那年,「我们离婚吧。」小茵平静的说着,她已準备赴加拿大和一名商界大亨结婚。

我铁青着脸默然不语,兰儿则是紧抿着嘴红着双眼冲回房里。

协议的结果,兰儿由我抚养,但小茵则可随时来探望女儿。为了陪兰儿散散心,也为了想忘掉这段不愉快的婚姻,我带着兰儿做了一趟环岛之旅。

父与女相依的亲密感觉和各地美丽的风景逐渐化解我俩心中的不快。就在垦丁夜晚温柔浪漫的海风中,我和兰儿开始有了不同的感觉……

白天愉快的浮潜结束后,兰儿趴在床上直嚷着背好痛。

「妳还敢说呢,叫妳要多抹点防晒油却不听!」

心疼的我拿出药膏帮她涂抹。


「来!把上衣撩起来。」

此时她身上套着一件宽鬆的大ㄒ恤,她听话的撩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不但没戴胸罩,下身也只有一条可爱的白色三角裤。

「妳这个小丫头!」我笑着用力打了一下她翘挺的小圆臀:「这样子穿着在饭店里跑来跑去像话吗?」

「才没有呢,人家哪还有力气出去呀,又累又痛!」她趴在床上却不忘转过头来噘嘴向我抗议。

我轻轻将冰凉的乳液涂抹在她肩背上,兰儿嘴里发出一阵轻声舒服的呻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