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我的小娇妻

  我姓李,大家可以叫我L,我的女友叫月月,个性很粘人,很爱撒娇,很可

    爱,个子小小的,身材纤细,有c罩杯,还有对白嫩的美腿。

    今年8岁,还是处女,小深受lily大大所写的凌辱女友彩彩篇所吸

    引,想和大大所写的样,所以直没有想破掉月月的处,准备留在新婚之夜与

    朋友起分享。

    早就想凌辱我的女友月月,可惜她太保守,比如说,夏天仍穿牛仔裤,包得

    严严的,而不穿裙子;比如说,不敢穿性感的衣服等等。

    于是我被迫与友H起策划如何去凌辱她,H是我在院子里找到的个兄

    ,我和他谈了许久,知道他是个喜欢凌辱别人女友,也是个很守信用的

    个人,经过许久的策划,我们决定迷奸月月。

    由于H想的办法太多,而且我也深受大大的印象,于是就让H来破我女友月

    月的处。

    H很惊讶,于是我便和H见面详细谈论了番。

    决定在新婚之夜,等我朋友闹过洞房,尝试留下来,让我给月月喝下的有安

    眠药的水,然后在由情况而定。

    经过婚礼之后,我扶着月月摇摇晃晃的到新房卧室,休息了下午,傍晚

    ,我酒醒的差不多了,看了下手机上的信息,叫醒了被我搂在怀里的月月,让她

    换上红色的高开叉旗袍,穿上白色吊带丝袜,黑发披肩,活脱脱个清纯民国中

    学生,不过清纯中更多的是种魅惑,我拉着月月的手起下楼,叫了辆出租

    车到了预定的饭店。

    路上月月路都像我闹别扭,说不喜欢穿这种衣服,觉得太暴露了。

    终于,到达饭店,我立刻付了钱下了车,带着月月走向二楼的包间。

    「彭…彭」

    朵多小拉花响了起来,我随意瞄了眼,就发现在人群中的H,他不断的

    在月月身上打量了,当然,我的其他朋友也在不露声色的打量着月月的身材,好

    像如果我不在的话他们就要把月月脱光,探旗袍下嫩白的身体样。

    没多久,我们都坐下来聊着,月月的朋友们开始给我敬酒,我用酒量不佳,

    逃开了大杯的灌,却逃不过小杯小杯的敬,不过还好月月替我挡了几杯,帮

    我拉开了注意,大家都开始拿起杯子杯又杯的灌着月月,而我则是偶尔小小

    的帮助下月月顶酒……晚宴过后,还好我没有喝的太醉,我和H互相示

    ..意,确定今夜可以实行计划,大家都醉昏昏的,月月也喝了

    不少,东西南北都找不到了,个劲的喊着再来杯,我只好坐着H的车,到

    我和月月的新家,我刚刚进到卧室把外套脱掉,把月月往床上放,正要坐在床

    上休息,这时我的朋友来我的新房来闹洞房,看到我脱了上衣坐在床上的都坏笑

    起来,个个拿起胶带,把我五花大绑起来。

    把个气球粘在月月的翘腿上,让我用老汉推车式把气球给撞破,平时容易

    破裂的气球这次不知道怎么了,怎么撞都撞不破,倒是给月月撞的红潮满面,我

    也累的不行。

    不知是谁开始动手,他们开始推着我撞,还有几个扶着月月,终于撞破了气

    球,他们个个的拉着我和月月开始疯狂的闹腾起来,没多久朋友们个个撤离

    ,就只剩下H,我,月月三人,可能月月玩累了,坐在沙发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我给Hx使个眼色,表示可以实行计划,我去给倒了杯水,Hx拿出安眠药撒了

    进去。

    我拍了拍月月说:「老婆,喝点水再睡。」

    月月昏沉沉的把水喝光了。

    然后给月月抱到床上。

    过了十几分钟,我估计着可以了,我拍了拍月月的脸,她也没有反应,隔着

    旗袍用力捏了下月月的奶头,也没有什么反应。

    Hx看着我用力捏月月的奶子说:「看妳那么用力我都心疼了。」

    我们把月月抱进卧室,把月月的旗袍脱下,然后静静的观赏着这有人的胴体

    ,白色的奶罩,白色的内裤,白色的丝袜,衬托着脸颊泛着微红,时间我们都

    看呆了。

    H最先反应过来,把奶罩推下,看着犹如犹如水珠样的乳房,H双手揉了

    几下,我看着H如此兴奋,便去床下拿出我们准备许久的用具:紫色情趣内衣,

    震动棒,跳弹,润滑剂。

    我提醒了下H,他火急火燎的给月月的旗袍拔下来,换上精心挑选的紫色

    情趣内衣。

    我们也火急火燎的脱的只剩下内裤。

    望向昏睡中的月月,觉得原本清纯的月月船上紫色的情趣内衣现在只有淫荡

    与种特殊的魅力。

    H这时问我:「会可以破菊花么?。」

    「可以是可以。」

    我盯着月月的奶头说着。

    H也不客气的动手把跳弹塞进月月的小穴中,「好嫩的穴啊!真的是处女穴

    么?」H用手指划动着月月的阴唇问我。

    「当然是!」

    我假着生气说。

    H急忙道歉,「哈哈,我错了!。」

    我看着H说「妳先来吧,我有点累,」

    我用手揉着月月的奶子,让H先来做。

    毕竟我们说好了让H给月月开苞。

    H当然不放过机会,低头开始舔着月月穿着丝袜的脚,慢慢的舔着,慢慢的

    往上变开始舔,从脚,到小腿,到大腿,到夹着跳弹的小穴,H慢慢拨开月月的

    内裤,慢慢的品尝着处女穴里流出的水,不知怎么H觉得嘴里有丝丝甘甜的感

    觉,我便用力舔弄着月月的阴蒂,听着跳弹在小穴里细微的马达声,他说他越发

    觉得口里的水甘甜。

    舔弄了会月月的小穴,H开始抬头看着我把着月月的奶子,看着H把月月

    的奶子揉成各种形状,他说他忍不住了松张口把月月粉嫩的奶头含进嘴里,仔细

    品味着,想吸出月月奶子里的奶水,可是却没有吸出什么。

    H抬头说,奶子可以让给我舔会么?我没有迟疑立刻同意了,H右手慢慢

    的揉捏这月月的奶子,感觉着手里的柔软,嘴里也不放松,用牙齿轻轻咬着月月

    的奶头,然后向上揪起,然后在松开嘴,看着月月的奶头已经翘起,上边印着H

    的牙印,我越发觉得满意。

    H头看着玩弄着月月的小穴的我说,我可以亲她的嘴么?我没说什么,H

    本以为我不同意,略微有点失望,准备在允吸着月月的奶头,这时我说,可以。

    H立刻扑向月月的小嘴,挑弄着月月的小舌头,H和月月的嘴里舌头在互相

    交缠着,H也用力着允吸着月月口里的津液,这是我拍了H下,开始正戏吧,

    月月的内裤都要湿透了,H看了过去,果然,月月白色内裤都已经湿透了,没想

    到这处女水这么多,刚才舔的时候还没有感觉。

    H称赞道,妳老婆水真多,奶子也是非常嫩!真是太感谢妳了!我慢慢的给

    月月的内裤脱了下来,放在床边,看着月月小穴里仅仅露出点点头的阴蒂,我

    把跳弹拿出,带出小阵水流,我再次被月月的水嫩程度吃惊了,我用手指塞进

    月月的阴道,感受着手指传来的阵滑腻,感受着月月的阴道挤压着我的手指,

    觉得更加的兴奋了。

    我看着H内裤早已支起的帐篷,觉得自己也忍不下去了,给H点了头示意可

    以脱下内裤了。

    H瞬间就退下自己的内裤露出自己长8厘米已经憋的通红甚至有些泛紫的

    鸡巴,而我则慢慢脱下内裤露出自己长4厘米的鸡巴,觉得自己有些羞愧。

    H说,妳老婆可是极品哦,妳真的舍得么?我略带犹豫的,虽然有些不舍得

    ,不过我早就等这天很久了,不能让坐的计划全部白费,也不能让妳白期待,妳

    来破月月的处吧!H笑了,不愧是好兄,我尽量轻点来破妳老婆的处。

    我笑了笑,看着H那了个枕头放在月月的屁股下边,在把月月早已湿透的内

    裤放在下边,然后把月月的双腿往他的肩上放,然后用用手把自己龟头分泌出

    的液体涂抹均匀,慢慢的靠近月月的处女穴,我越发激动,呼吸也急促起来,想

    着自己清纯的老婆的小穴要被如此庞然大物来破开人生中的第次。

    H慢慢靠近月月的小穴,龟头慢慢的挤开阴开,在阴道口慢慢的打转,让我

    阵煎熬,我正要让他可以进去了的时候,他慢慢的开始塞入月月的处女穴,慢

    慢的龟头整个都没入月月的处女穴,H这时候说,我已经顶着月月的处女膜了,

    妳确定可以么?可以!我不带犹豫的就点头同意了。

    H慢慢向前顶进,月月眉头皱了皱,好像感受到异物进入自己8年未进过

    身体的感觉,开始有些抗拒的动作,H努力向前顶了顶,说妳老婆的逼可真紧啊

    !慢慢的H已经插入大半,然后他又缓缓的拔出鸡巴,带出了道血痕,我心里

    阵激动与满足,激动是月月的处被别的男人给破了,而满足是计划那么久的事

    终于接近完成了!H开始缓缓开始抽插起来,带出丝丝血渍,那根粗大的鸡巴

    才刚刚插入月月的处女嫩穴为月月破处,就迫不及待的把鸡巴抽出来,等到沾满

    鲜血和爱液的鸡巴露出小穴口,又狠狠的插了进去。

    看到这幕我股热血冲上头,觉得鼻血差点流出来,我紧紧握着我的鸡巴

    开始缓慢撸着,看着自己新婚的老婆被H开拓着,紧紧的观察着月月的身体,用

    全力记下这幕。

    慢慢的月月的身体开始渐渐的泛出桃色,鼻息也开始由平稳变得急促起来。

    「哈哈,真爽,里面好紧啊,我都顶着子宫了,这跟妳老婆的小嘴巴样,

    又吸又绕,很舒服哦」H快速抽插着。

    月月的柔软的阴唇紧紧的包含着H的鸡巴,彷佛好像要在到之前的样子,

    可随着H的鸡巴的抽出,大量的爱液溷杂着血丝被带出穴外,又因为鸡巴的进入

    而刮出积累在嫩穴口,汇集定程度以后,沿着大腿内侧,从菊花慢慢流下去,

    滴落在湿透的内裤上。

    新婚卧室里传来阵阵拍打着水花的声音,「啪;啪;啪……」

    外人以为是新婚的夫妻在做着两人这辈子中最正式的接触,而实则却是个

    外人正用巨大的鸡巴抽插着新娘的嫩穴,而新郎则用手撸着自己的的鸡巴,多么

    淫乱的幕,可惜只有这房间里的两人知道。

    「我可以射进去么?」H带着粗气问我,好像开阔处女穴让他用尽力气样

    。

    「当然,要射进去。」

    我带着丝犹豫像H做出答。

    「不行了…我要交第发了!太Tm爽了!」H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随着

    H的声低吼,腰杆狠狠的压下去,鸡巴开始抖动,每次跳动就代表着股股精

    液毫无阻拦的射进我刚刚还是处女的新婚妻子。

    可是H还是挺挺的立在月月的子宫口。

    H慢慢拔出鸡巴,带出道透明的丝,我赶紧俯下身看着H与月月的交处

    ,红色的血丝带着泛着黄色的精液缓慢的从H鸡巴和月月的交处流了出来。

    这时,我在也忍不住,用自己的鸡巴狠狠的抽插着带有H精液的嫩穴,而H

    把鸡巴放进月月的嘴了,用月月的舌头帮他清理干净残留在鸡巴上的精液。

    我快速抽插,种带温暖,湿滑的挤压感不断的挑弄着我的鸡巴,没多久我

    就缴械了,用力挺了挺腰射进阴道深处。

    我在月月穿着丝袜的腿上随便蹭了两下。

    从床头拿了根烟递给H,H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还可以继续,我也没说什么

    ,看着H慢慢抱起月月走向客厅,我也跟随着起,H面对月月抱着她,月月双

    手无意识的抱着H,H双手抬着月月的大腿,鸡巴对准了月月的小穴,缓缓的把

    她放下,整个鸡巴全部没入,挤压出来的精液与爱液的溷物开始滴在地上,

    H就这么缓慢的抽插着,慢慢的走着,好像要把整个房间都逛过来遍,而走过

    的地方隔三四布就滴下几滴爱液和精液的溷物。

    终于H相中了沙发,把月月放在沙发上,让她趴着,掘起翘腿,整个雏菊都

    显露出来,还有那红肿的小穴

  


猜你喜欢